不管怎么样,未来都是可以改变的。 收藏本站
登陆 / 注册 搜索

阅读: 8.8K   回复: 4

[# 网络安全] WEB安全 第二课 Web的简明历史

小执念 古黑浩劫论坛大牛 2016-5-22 11:13 |显示全部楼层

可遇不可求的事:故乡的云,上古的玉,随手的诗,十九岁的你。

管理员
        Web曾遭受过很多次重创,层出不穷的安全问题更是令人瞩目。诚然其中一些问题可以归咎为某个版本的客户端或服务器端的具体实现出了问题,但其中很多是由于浏览器基本机制里各种复杂多变、随心所欲的设计以及它们的相互作用导致的。
        
        我们的Web王国建立在一个摇摇欲坠的基础上,原因何在?可能只是由于当初的短视:毕竟,在早期的纯真年代,谁能预料到当今的网络会变得如此危险,大规模安全攻击还往往涉及强烈的金钱诱因?#y450:
        
        尽管这些理由对那些真正古老的机制(如SMTP和DNS)确实适用,但它们却并没有带来那么多麻烦:相对来说,Web还是比较年轻的,Web诞生和成形的环境与当下并无多大差别。实际上,这一谜团的真正原因可能与多年来Web技术那混乱又特殊的演化过程有莫大关系。
        
        所以,请原谅我在此又要简短地打个岔,对Web的发展再追本溯源一下。最早期的Web尽管相当平淡但仍然值得仔细研究一番。#y409:

        1.史前时期的故事:1945〜1994年
        
        计算机历史学家们都常以美国科学家Vannevar Bush在1945年虚构出来的一台名为Memex的桌面设备作为Web理念最早期的原型。Memex用于在微缩胶卷上创建和标注跨文档链接,并按照这些链接而跳转切换到所引用的其他微缩胶卷上,使用方式大略类似于我们现在的书签和超链接。

        Bush大胆推测这种简单的功能将革命性地改变知识管理和数据挖掘的前景(令人莞尔的是,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偶尔还有人觉得这种想法是愚笨且天真可笑的)。但当时并没有任何实际可用的设计,因此那时候它还仅是个充满未来憧憬的愿景而已,直到晶体管计算机登上了历史舞台的中心,一切才可能成真。
        
        20世纪60年代是下一个历史里程碑。这时候诞生了IBM的GML(Generalized Markup Language,通用标记语言),它用可供机器读取识别的指令作为文档的标识符,以标志每段文本的功用,可以明确地指明“这里是文档的头部”,“这里是几个列表项目”诸如此类。在此后经过20多年的发展,GML(—开始只是用在一些IBM笨重大型机的文本编辑器里)逐渐演变成SGML(Standard Generalized Markup Language,标准通用标记语言)。SGML语言更通用灵活,它把GML原来基于冒号和句号的笨拙语法,改成了我们熟悉的尖括号格式的语法。
        
        在GML进化到SGML的过程中,计算机也越来越强大和用户友好。几位研究人员开始试验Bush的跨链接概念,把它运用到计算机的文档存储和检索上,看是否可以基于某些关键字对一大堆文件进行交互索引。富有探索精神的各家公司和大学也推出了各种先驱型项目,如ENQUIRE、NLS和Xanadu,但这些项目中的大多数都失败了,未能产生持续的影响。这些项目的共同问题包括可用性太低,过于复杂,可扩展性差等。
        
        历经10年之后,两位研究人员,TimBemers-Lee和DanConnolly开始寻找新的跨域引用方案——这个方案必须非常简洁明了。他们先草拟了HTML(Hyper Text Markup Language,超文本标记语言)规范,这是一套继承自SGML的精简版语言,特别针对带超链接和简单格式的文档进行了设计。

        在HTML方案之后,他们又进而开发了HTTP协议(Hyper Text Transfer Protocol,超文本传输协议),这是一套利用当时已有的IP地址、域名和文件路径等概念,专用于访问HTML资源的非常基础的协议。他们研究工作的总成果就是这个诞生于1991〜1993之间由TimBemers-Lee开发的World Wide Web程序(如下图所示),这个最原始状态的浏览器可以解析HTML文件,还可以把用户提交的数据显示出来,并且只需要点击一下鼠标,就可以在不同页面之间切换浏览。

WEB安全 第二课 Web的简明历史 QQ截图20160522100933.png

        与其他心怀高远目标的竞争项目相比,很多人都觉得HTTP和HTML的设计简直是个巨大的倒退毕竟,很多早期的构想都鼓吹自己包含数据库整合、安全和数字版权管理,或者整合了内容编辑和出版;即使Bemers-Lee自己的另一个早期项目ENQUIRE看起来格局也更大一些。

        然而,因为HTTP和HTML的门槛低,即时可用,扩展性不受限制(正好与那时计算机的运算能力越来越强,价钱更为人接受,互联网也开始普及的时机相吻合),原先毫不起眼的WWW项目突然演变成一波热潮。
        
        好吧好吧,这里的“热潮”是以20世纪90年代的标准来说的。很快,在互联网上就涌现出了10多种的Web服务器。到了1993年HTTP已经占美国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骨干网总流量的0.1%。在同一年,Mosaic浏览器登场了,它由美国
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开发,是第一款广泛使用的、成熟的Web浏览器。

        Mosaic扩展了原先WorldWideWeb的代码,增加的功能包括:在HTML文档里添加内嵌的图像,通过表单提交数据,奠定了今天交互式和多媒体应用的基础。

        Mosaic使网页浏览变得更美观,也令使用者更容易接受Web方式。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Mosaic还是另外两个浏览器的基础:Mosaic Netscape(后来改名为Netscape Navigator)和Spyglass Mosaic(后来被微软收购并改名为Internet Explorer)。同时还有好几种非Mosaic引擎的同类竞争产品,包括Opera和其他几个基于文本的浏览器(例如,Lynx和w3m)。很快,互联网上出现了第一个搜索引擎、在线报纸和约会网站。


#f188:
        
        2.第一次浏览器大战:1995〜1999年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很明显Web已经站稳了脚跟,用户也愿意为它放弃许多老旧的技术。此时尽管桌面软件巨鳄微软公司先前对互联网的跟进比较慢,现在也逐渐感到了不安,开始投入巨大的资源开发自己的浏览器,最终从1996年开始,Windows操作系统绑定安装了IE浏览器。

        微软在这段时间的举动引发了俗称的“浏览器大战”。
        
        浏览器开发商之间的这场军备竞赛主要体现在各竞争产品都在非常快速地开发迭代,以及疯狂加入各种新功能,也就完全无法顾及产品是否符合规范标准,甚至来不及用正儿八经的文档记录下各种新代码新功能。对核心HTML特性的擅自调整包括各种蠢事(如闪烁的文字,这是Netscape的发明创造,但最终沦为笑柄)乃至一些著名的特性,如可更换字样(Typeface)或可以在所谓的框架(Frame)里嵌人外部文档。

        在各浏览器厂商的产品里,往往还内置对自家编程语言(如JavaScript和Visual Basic)支持,以及可在用户机器上执行跨平台Java或Flash小程序的插件,支持有用但颇诡异的各种HTTP扩展(如Cookie)。这一阶段的浏览器尽管囿于某些专利和商标上的原因,彼此间会有兼容性问题,但这些不兼容大都还比较表面。
        
        随着Web的日益发展壮大和百花齐放,一种隐秘的恶疾悄然在浏览器引擎之间传播开来,尽管表面上还勉强维持着兼容性。

        这么做最开始的理由听上去还蛮合情合理的:如果浏览器A可以正常显示一个有问题的页面,而浏览器B却拒绝解析这个页面(无论基于何种原因),用户肯定会认为这是浏览器B有问题,而一股脑地选择貌似更强大的浏览器A。为了确保浏览器可以正确地显示任何网页,工程师的开发变得越来越复杂,也没有什么正式的文档来描述浏览器对于网站管理员胡乱提供的网页,是怎么进行主动猜测解析的,而在这些处理过程中往往会牺牲掉安全性,偶尔也会累及兼容性。

        遗憾的是,这样的变动往往又会进一步纵容各种不靠谱的网页设计观念,迫使其他浏览器开发商为免掉队,也只能亦步亦趋地跟进。当然,相关规范标准的细节缺失,更新也不及时,更是助长了这种恶疾的蔓延。
        
        到1994年,为了解决开发上日益混乱的场面和管理HTML的升级扩展,Tim Berners-Lee和一群资助的公司创建了W3C理事会(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遗憾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组织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HTML标准被胡乱扩展和修改。最开始的时候W3C只是想制定一个符合当时实际状况的HTML2.0和HTML3.2标准,但最后这些规范都只是半成品,因为等到公开发布之日,它们其实早就过时了。

        W3C也尝试过一些经过深思熟虑的创新项目,如层叠样式表(Cascading Style Sheet,CSS),但要浏览器开发商们接纳还需要一点时曰。
        
        另外像欧洲计算机制造者协会(European Computer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ECMA)、国际标准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ISO)和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IETF)等一些组织都企图对一些已实现的技术如HTTP和JavaScript做一些标准化和改进的工作。

        但可惜,各方的努力很少会相互通气协调,一些讨论和设计决策也往往由大公司和股东们控制,这些人根本不关心技术的长期前景。这样只会产生一些僵硬的标准,互相矛盾的建议,以及协议之间需要交互时各种有害的吓人的案例,实际上这些规范本可以设计得更好些。

#f473:

        3.平淡期:2000〜2003年
        
        围绕Web的争论仍然持续不断,由于操作系统绑定策略微软浏览器得以一家独大。#j317:
        
        十年之后,Netscape Navigator退出市场,Internet Explorer获得80%的市场占有率——这差不多也是5年前Netscape浏览器的占有率。在这场新功能的攀比大赛中,牺牲的主要就是安全性和可交互性,既然现在战争已结束,尘埃落定后开发者们想来应该可以搁置彼此的异见,坐下来对过往的混乱局面拨乱反正一下吧。
        
        然而,垄断也滋生了自满:在得逞之后,微软就完全缺乏动力去改进自己的浏览器了。在IE5之前,微软每年发布一个新版本,然后足足过两年才推出IE6,其后更是用了漫长的5年才从IE6升级到IE7。既然微软不感兴趣,其他的浏览器厂商势单力孤,也很难带来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大部分网站也不愿为了极少数的访问者而修改不符合规范的网页。
        
        而另一方面,缓慢的开发进展使W3C得以追上浏览器的实际状况,并认真探索未来Web的一些新概念。在2000年的时候出现的一些新变革包括HTML4(这是经过整理的HTML语言,废弃或禁用了早期HTML版本里的一些累赘功能或策略性错误)和XHTML1.1(这是一种格式很严格的结构化XML文档,不会产生模棱两可的解析,也不会需要浏览器主动猜测这类文件的属性问题)。

        W3C理事会更是对JavaScript里的DOM(Document Object Model,文档对象模型)和CSS做了重大改良。但遗憾的是,到20世纪结束的时候,由于Web已经步入成熟,导致早期造下的祸端已没法一笔抹去,但同时它又仍处于青春期,所以这些安全问题又貌似还没到那么急迫和突显。尽管这时语法得到了改善,无用的标签被废弃了,各种验证器也写好了,江湖座次也已排定了,但浏览器差不多还是老样子:臃肿、古怪和难以预测
        
        在那不久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微软推出了一个颇不起眼的专有API,名叫XMLHttpRequest,这个名字也颇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个新玩意儿本来并不重要,最开始这个API只是在微软Web版的Outlook应用里小试了一把牛刀。

        但最后XMLHttpRequest却大放异彩,因为它实现了客户端JavaScript和服务器之间不受限制的异步HTTP通信,而无需额外的时间开销和页面重载。以这种方式,这个API更是对其后出现Web2.0热潮推波助澜,Web2.0就包括许多响应式的基于浏览器的复杂应用,用户能轻松使用复杂的数据集,方便地实现群体合作和个人内容出版等,它已经一脚踏入属于传统客户端的神圣领域里了,变成“真正的”软件了。可以理解,它引起了极大轰动。

#j347:#j347:#j347:
        
        4.Web2.0和第二次浏览器大战:2004年之后
        
        伴随着互联网和各种浏览器的日益流行,XMLHttpRequest也把Web推到了激动人心的新高度,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会影响个人和商业界的重大安全隐患。到2002年,蠕虫和浏览器漏洞变成了媒体上经常能看到的主题。

        由于微软的领导地位和对安全相对疏忽的态度,它承受了最多的公关压力。微软对这些问题一概视而不见,但这些压力积累发酵过后,终于造就了一次小规模的反抗。
        
        到2004年,浏览器舞台上出现了一位新选手:Mozilla Firefox(原网景公司Navigator浏览器的后裔,由开源社区开发),它针对的正是IE糟糕的安全性和与标准的不兼容性。在获得IT专栏作家和安全专家的普遍肯定后,Firefox很快获得了20%的市场份额。尽管这位后来者很快也被证明和微软浏览器一样,受到各种安全漏洞困扰,但由于Firefox的开源特性,以及无需迎合顽固的企业用户,使它的问题修复较为迅速及时。
        
        注意:为什么浏览器开发领域里的竞争如此激烈呢?严格来说,浏览器的市场份额并没有办法直接转化成金钱收入。但专家们认为这关乎权势地位:因为可以通过浏览器来捆绑、推销或边缘化某个在线服务(即使像默认搜索引擎这么简单的服务),也就是说谁控制了浏览器,谁就控制了互联网。#j328:
        
        除了Firefox,微软还有别的忧虑。随着越来越多的应用(从文本剪辑器到游戏)转而以Web方式运行,它的旗舰产品微软视窗操作系统正越来越沦为浏览器的工作平台。这显然是个不利的信号。
        
        这些事实连同突然杀人市场的苹果公司浏览器Safari和Opera浏览器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步步领先,一定使微软的高层深觉头痛不已。他们已经错失了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第一波高潮;当然他们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微软重新加大了对IE浏览器的投入,发布了有极大提升和在某些方面来说更安全的版本,从IE7、8迅速迭代到了IE9。
        
        IE的竞争对手们拿出了各种新功能与之对抗,甚至声称自己对标准的支持更好(虽然也只是表面上的)、浏览更安全、效率更为提高。XMLHttpRequest出乎意料之外的成功引人瞩目,大家迅速把过去的经验教训抛到了脑后,有时候也会单方面引人不成熟或不安全的设计,如Firefox浏览器的globalStorage和IE的httponly Cookie,这完全就是在碰运气了。
        
        好像还嫌事情不够混乱,由于对W3C理事会在创新性上的不满,一群参与者创建了一个全新的标准组织,叫网页超文本技术T作小组(Web Hypertext Application Technology Working Group,WHATWG)来主导HTML5协议的开发,这是对现有标准的第一次整体性和把安全也考虑进去的修订,但据报道,他们经常由于专利纷争而没法和微软达成一致。
        
        在Web的整个发展历程中,由于缺乏统一的远景目标和完整的安全规范,其开发模式非常独特,整个发展过程竞争激烈、变幻莫测,与政治牵扯过多,结果错漏百出。这些问题都对浏览器现在的工作方式以及怎样安全地处理用户数据有深远的影响。
        
        但问题在于,在可见的将来这种情况是不会有什么改变。

#f471:

        5.风险的演化
        
        很明显,Web浏览器以及它们相关的文档格式和通信机制,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演进变化着。今时今日浏览器安全漏洞数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大概都源自这种演进方式,但光是这些演进方式本身还说明不了这些问题的独特性和重要性。作为本章的收尾,让我们回顾Web领域里一些最具影响力的风险要素,并探讨为什么在Web出现以前,却没有碰到相类似的问题。
        
        6.用户作为安全风险的一个环节
        
        也许浏览器里最突出(完全和技术无关)的一个特点就是大多数使用者完全不懂技术。当然,打从计算机诞生之日起,电脑小白们就一直是挺娱乐、挺无伤大雅的问题。但自从Web日渐深人人们的生活后,由于门槛极低,所以我们碰到了一个新情况:大多数用户对如何安全上网完全没概念。#y430: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工程师们在开发普通的软件时,一般来说是完全不会考虑到使用者的计算机水平的。大多数情况下这样做确实没什么大问题;比如某个文本输人框的数值不太对,对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几乎没任何影响。如果用户的操作有问题,那他也多半玩不转这个软件,这也算是个极好的自我纠错机制了。
        
        但这套规律在Web浏览器上却行不通。和其他复杂的软件不同,哪怕使用者连文本编辑器都用不来,但使用浏览器却完全没问题。但同时,又只有对计算机技术和公开密钥体系(Public-Key Infrastructure,PKI)这样的技术术语相当了解的人,才有可能安全地使用浏览器。不用说,在时下林林总总热门Web应用的目标人群中,绝大部分都不符合这一要求。

        而浏览器的许多做法,却弄得它像是由电脑极客们(geek)设计的,专供极客们使用的软件呢,譬如时不时蹦出一些难解又不连贯的出错提示信息,会涉及一堆复杂的配置,还有无数令人困惑的安全警告和提示。

        由伯克利和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在2006年发布的一份著名的报告中显示,例如像状态栏上是否出现了带锁小图标这样的提示,普通用户几乎肯定不会留意到这些信息,而开发人员却会非常清楚。

WEB安全 第二课 Web的简明历史 QQ截图20160522104554.png

        在另一份研究中,斯坦福和微软的研究人员在检查新的“绿色URL地址栏”安全警示标识的功效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这个机制的本意是为了提供比带锁小图标更明显的安全标识,但结果也往往会误导用户,以为只要见到绿色的特定形状就是可信的,也不管这种绿色标识出现在哪里。
        
        有些专家认为,不能把普通用户的无知怪罪到软件开发商头上,因为这根本不属于软件工程的问题。但另一种观念是,既然这类软件随处可见且广泛使用,却要求用户必须自行判断许多安全相关问题,而这些问题得需要具备一定的技术知识,可在用户最开始使用软件时又完全未做任何技术水平的限定,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但仅指责浏览器开发商们也并不公平;毕竟计算机产业作为一个整体,在这个领域确实没什么靠谱的解决方案,要确保在复杂用户界面(UI)里的用户操作万无一失,也几乎没什么研究成果可供参考。毕竟,我们现在的水平还仅停留在勉强确保ATM级别的界面里不会犯错呢。

#f177:

        7.难以隔离的Web运行环境
        
        Web的另一个古怪特点就是,完全无关的应用和应用相关数据之间的隔离度非常弱。
        
        在过去15年间,个人电脑时代的传统模式里应用层的数据对象(文档)、用户层的代码(应用程序)和操作系统内核之间的边界非常清晰,由操作系统内核负责所有跨应用程序的通信、硬件的输入/输出(I/O)以及通过可配置的安全策略限制应用程序的越界行为。这些边界已经被研究得很透彻,也确实对创建实际可用的安全策略大有助益。在文本编辑器里打开的文件,几乎不可能去窃取你的电子邮件,除非在具体实现上很不幸确实有重大缺陷,导致所有的隔离层都彻底失效了。
        
        但在浏览器的世界里,却压根不存在这种隔离:文档和代码就交织在同一个HTML文件里,完全无关的应用之间最多只能算部分隔离(实际上所有网站使用的是同一个全局JavaScript运行环境),除了要遵守寥寥几个灵活的浏览器级别的安全控制框架,不同网站之间各种交互都是隐式默许的。
        
        从某种程度来说,Web的这种模型与那些没有强壮的内存保护、CPU抢占或多用户支持的非多任务操作系统(如CP/M、DOS等)相类似。但明显不同的是,这些早期系统不太可能出现同时运行多个不受信任且易被攻击的应用的情况,自然也无需特别顾虑安全上的问题。
        
        所以在老系统里不太可能发生文本文件窃取电子邮件这种事情,但令人恼火的是,类似情况在Web上却屡见不鲜。实际上,所有的Web应用都曾为不请自来的恶意跨域访问,付出过沉重的代价,最后只能用一些笨拙的方法勉强分离代码和要显示的数据。所有的Web应用都在这个事情上败下阵来,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许多内容相关的安全问题,如跨站脚本(cross-site scripting)或跨域请求伪造(cross-site request forgery)在Web领域都很常见,但在专用客户端的架构里,却极少碰到类似的情况。

#f462:
        
        8.缺乏统一的格局
        
        当然,幸运的是,浏览器的安全也不是就完全无药可救了,尽管不同Web应用之间的隔离很有限,但某些安全机制还是为那些最严重的攻击提供了基本保障的。说到这里,也带出了为何Web这一主题如此有意思的另一特点:因为它完全没有一个通用的整体性安全模型。

        在这方面,我们也没指望能有一个解决世界和平这么宏大的愿景,这里说的只是一些常规通用又灵活的安全范式集合,即使不能适用于所有场合,但可以解决绝大多数相关的安全逻辑就行。例如,在UNIX系统里,rwx方式的用户/属组许可模式就是这么一种高度统一的安全模式。但在浏览器领域里有什么呢?
        
        在浏览器领域里,“同源策略”(same-origin)机制就可算是这类的核心安全范式了,但实际上这套本身就问题多多的机制也仅是跨域交互里一个小的子集而已。即使仅讨论同源策略,也还有不少于7种的使用场景,这使得不同应用之间的安全边界也会略有差异。

        另外还有若干种机制,它们和同源模式没有什么关系,但控制了浏览器的其他关键行为(这些机制的作者往往是怎么容易实现就怎么来)。
        
        所以结果就是,有诸多这类零零碎碎耍小聪明的调整,但谁都无法担起浏览器的安全大任。由于缺乏真确性,也无从判断单个应用在什么时候结朿,新的应用在什么时候开始。在这样的困境之下,到底怎样才算是出现攻击了呢?究竟是需要加载或取消权限许可,还是需要完成某项安全相关的任务呢?我们能做的,往往不过是“双手合十,听天由命,求个平安”而已。
        
        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许多原本出于好意希望改善安全机制的努力,最后效果却往往适得其反。为了获得优雅的效果,许多这类机制往往会引人新的安全边界,但这会导致与已混乱不堪的老的安全机制无法相匹配了。#377:

        如果新的控制机制粒度更细,新机制则很可能会被老机制所拖累,带来的不过是一种虚幻的安全假象;如果新机制的粒度更粗,则可能导致连现有Web机制所依赖的微妙保障也没有了。
        
        9.跨浏览器交互:失败的协同
        
        通常来说,一个包含多种应用程序的生态圈,整体的薄弱程度,可以简单地认为就是每个软件产品问题的叠加。在某些场合里,总体的受影响程度甚至会小于这个叠加值(多样性使得可耐受性也提高了),但一般认为肯定不会超过所有问题的总和。
        
        但Web却再次打破常规。安全圈已经发现当多种浏览器企图彼此交互时,有一系列难以归咎到哪段具体代码头上但又非常严重的漏洞。你没法揪出哪个特定产品就是罪魁祸首:它们都不过是在尽责地完成任务而已,唯一问题是,没有为它们定义一个全体浏览器都理应遵守的公共规范。

        例如,某个浏览器认为,根据它的安全模式,把某个特定的URL传给外部程序或者存储/读取硬盘上某些类型的数据是安全的。对这类假设,几乎总有某个浏览器完全不认可,并且指望其他浏览器会按自己的规矩办事。而每个厂商也都希望把手伸得尽量长,所以往往会在未告知用户也未得到用户许可的情况下,强行用自家浏览器打开网页。

        例如,Firefox通过在其他浏览器里注册firefoxurl:协议,使得网页强行在它的浏览器里打开;微软则在Firefox里安装自己的.NET网关插件;而Chrome的做法和Firefox如出一辙,它会在IE浏览器里注册cf:协议。
        
        另一个紧密相关的问题就是,即使浏览器的安全机制表面上看来很相似,实际上却并不兼容,这种情况在Web出现之前很少发生。如果各家浏览器安全模型是不同的,那么某条Web应用开发规范对其中一种浏览器可能是合理的,但对另一种却可能完全不适用且会产生误导。

        实际上,哪怕一些非常基本的任务,如打开一个用户提供的纯文本文件,在某些浏览器里也无法安全地实现。而这些问题程序开发人员往往意识不到,除非他们正好使用了这种受影响的浏览器——即使这样,也往往需要等他们踩上地雷才会意识得到。

        最后,本节描述的问题在安全缺陷分类学里会归到一个很吓人的全新类别里:“无法描述又未被记录的各种问题”,但这类问题实际上随处可见。#369:

#f181:
        
        10.客户端和服务器端界限的曰益模糊
        
        信息安全人员喜欢静态的世界和清晰分配的角色,这样在映射到安全交互上至少还有个熟悉的参照体系,否则事情可能会很复杂。

        比如,我们假设有两位努力工作的诚实用户小白和小红想要互相通信,而居心叵测的攻击者小黑则在暗处想攻陷他们。然后我们有客户端软件(基本上没啥话语权,有时候恶意的I/O终端会乱发服务请求),还有谦逊的服务器们会老老实实地响应客户端的这种恶搞。程序员清楚这些角色后就开始处理问题,然后创建出一个相当全面又可供测试的网络计算环境。
        
        Web的起源完全符合常规的“客户端-服务器端”架构,但客户端和服务器端响应的功能边界被迅速模糊了。罪魁就是JavaScript技术,它在浏览器里(也就是“客户端”)代理了HTTP服务器的应用逻辑的执行,这么做有两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原因。首先,这种方式使得用户界面的响应更灵敏,因为每次微小的UI状态变化就不需要再和服务器端进行同步了。其次,极大地降低了服务器端的CPU和内存要求(也就是降低了服务的运营成本),因为相当于通过遍布全球的每台独立计算机的参与,降低了运算量。
        
        尽管“客户端-服务器端”边界的模糊起源于单纯的目标,但连同客户端的常规功能一起,迟早也会需要引入安全机制的。因为既然数据都是由客户端JavaScript动态生成的,那仅仅在服务器端严格地清理HTML页面又有什么意义呢。#382:
        
        在某些应用里这种趋势已经走向极致,服务器逐渐变成了一个沉默的存储设备,几乎所有的解析、编辑、显示和配置任务都转移到浏览器端执行了。按照这种设计,甚至可以用诸如HTML5的持久存储作为离线Web扩展而不太需要依赖于服务器端。
        
        尽管在整个应用的设计里,这点改变可能不算什么大事,但决不能指望客户端负责所有的安全问题。例如,即使服务器只是用作沉默的存储设备,客户端也不能不受限制地访问到服务器端其他用户的数据,也不能由客户端来指派访问控制权限。

        最后,因为把所有的应用安全逻辑都放在服务器端不是很合理,而把它完全移到客户端也完全不可能,结果导致大部分应用取而代之的是搞个随意的中间层,在此中间层里客户端和服务器端的组件往往就很难区分了,对责任的逻辑隔离也完全欠奉。这有别于传统程序里优雅健康的安全角色划分,导致其设计和应用的行为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种情况带来的远不止是设计层面的混乱,还使得复杂度大增。在传统的“客户端-服务器”模型里都有用途清晰具体的API,无需考虑客户端就可以非常容易评估服务器的行为,反之亦然。

        此外,在每个组件里,都可以轻易地隔离出较小的功能区间,确定在此区间内会有什么操作。但Web的全新模型,再加上Web上常见应用API都是既模糊又临时,所以通过以前那些分析手段,理性地推断一个系统的安全性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尽管人们期望能找出Web上标准化的建模和测试协议,但最终出人意料地失败了,这也使得Web安全在信息安全领域具有独特而令人胆寒的地位。



空谷幽兰 仗剑天涯 2016-5-23 07:5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但是可以纳很多妾啊!

精华达人 主题破百 以坛为家 论坛元老
追逐本质
夏雨初晴 「出类拔萃」 2018-4-30 20:54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路过 帮顶 嘿嘿#j336:
微雨黄昏 「出类拔萃」 2018-5-1 06:4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前排支持下了哦~
加砖 「锋芒初露」 2018-8-18 12: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内容全部看完才出现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大事记|小黑屋|古黑论 网站统计

GMT+8, 2020-9-24 22:35 , Processed in 0.040839 second(s), 21 queries , Redis On.

© 2015-2020 GuHei.Net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