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上定人妻。进可欺身压正太,退能提臀迎众基。 收藏本站
登陆 / 注册 搜索

阅读: 18.9K   回复: 3

[# 心理学] 冷血精神——变态人格

深蓝 炉火纯青 2016-2-8 16:05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男人没有丰富的面部表情,不代表他没有丰富的内心世界。

赞助会员
    神经科学家正在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那些极其冷血的罪犯在本质上其实并非坏人,只是因为大脑功能异常,使他们陷于一个没有情感的世界。* \: A- ^  K: d" \6 C

7 F- W7 }& X' A: S& V
    psychopath$ h/ ~% _9 u! @
. V7 ]5 ^1 z/ `6 W* p) v
    Psychopath是指,没有正常人类情感的有暴力倾向的性格障碍者。虽然行为和正常人一样,但是经常能发现出他们行为模式的矛盾,异于常人越犯暴力事件越能沉着冷静。/ f7 _$ B. r( Y6 k' R% c9 T
$ ]0 v3 t0 q% y( R* q! H
    不太能够区别笑容和哭脸的照片,不太会区别残酷和暴力的词和带有情绪的词。psychopath一生中很有可能是出色的辩论家,而且描述事物时的手动作非常丰富,对于残酷性的免疫力非常强。psychopath[词典释义]n.1.精神病患者[网络释义]1.精神变态者;精神变态者" d9 Z8 M; F% q0 U! M) Z
' X' T2 X0 O3 B5 Z! M8 d9 I' }: h
    提起冷血精神病患者(psychopath)这个词,我们似乎总能够联想起电影中那些残忍的、无法理喻的暴力镜头:杰克•尼科尔森在电影《闪灵》中提着斧头追杀自己的家人,或者安东尼•霍普金斯扮演的天才精神病医生汉尼拔•莱克特——脸上戴着上了锁的盔甲面具,以防咬死别人。然而,现实生活却向我们展现了杀手们善良美好的另外一面:泰德•邦迪不仅是法律系的学生,而且是华盛顿州政府的助理;而约翰•维恩•盖西则是青年商会的―年度杰出青年。
, ?* l$ k9 P  }( |6 F' m9 K$ d1 J- [9 l
    只要他们想去做,冷血精神病患者同样可以是讨人喜爱的。- ]% ~) S  R- ^( u
3 I1 G3 y; v8 a/ ~+ u
    我们已经对数百名监犯进行了访谈,进而评价他们的精神健康状况。我们在应对冷血精神病患者这方面已经受到了许多的训练,但即便如此,真正这些真实的案例时依然会感到异常的激动和紧张。冷血精神病患者有一种非常显著的特质,那就是,他们缺乏共情(同情心),并且会对本应承的最普通的社会责任置之不理。他们谎话连篇还耍手段,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内疚或后悔——事实上,他们不会对任何事情产生更深刻的感觉。4 |; G) O) j  h% X, D' {7 W, e( D8 w

8 c/ }4 ~$ t2 A    正常人大都是经由情绪来感知这个世界。它指引着我们本能的决定,我们与他人和外界的联系,以及我们的归属感和意图。你几乎无法想象没有情绪体验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直到你遇到一个冷血精神病患者。然而,这些冷血精神病患者常常会用一种迷人的魅力时刻掩饰自己的缺陷,你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才能够明白你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
* l0 Z2 |$ t5 o
( |, l0 f1 H( y- \    契尔曾经要求一些对此毫无经验的研究生在不知其犯罪史的情况下去采访一个非常有人格魅力的监犯。( d* e6 v1 e! o- b6 ~+ O8 N9 o6 A

& b- n# h( s1 {/ Y& S0 E) L5 n    结果这些成长中的―心理学家‖们都确信这样一个谈吐优雅,值得信赖的人一定是错误地被投进了监狱。接下来,当他们阅读完他的档案——拉皮条、贩毒、诈骗、抢劫等等——再去重访的时候,这个监犯会不假思索地回应:―我并没有打算告诉你那些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
4 C& ~3 N; f2 _
8 ]* s9 S! [6 h6 r, Y2 j, Q    这种正常的表现(所谓的精神正常的面具)给冷血精神病患者研究带来了重重困难。
0 C! l% y$ r# H% Q# k4 ~" W8 c+ I; j, E1 c7 R; M4 V0 `
    尽管他们会对自己那些情绪化的、不负责任的、破坏性的、暴力的行为感到歉疚,他们的行为却不会表现出任何经典的精神疾病的症状:他们不会产生任何形式的幻觉;他们既不会感到迷惑、担忧,或者被极其强烈的强迫作用所驱使,也没有对社会不适应的倾向;他们的智商通常在平均水平以上。另外,他们并不会表现出发自内心的自责悔恨或者是改变自己的愿望。我们似乎更容易把冷血精神病患者简单地看作机会主义者,而非精神极端不稳定的受害者。简单来说:他们是疯了还是真的很坏?从《圣经》中的该隐,到尤皮爱斯基摩人所说的谎话出口成章、到处欺骗偷窃并且和很多女人上床的人,以及尼日利亚语中自私又充满恶意的人——几乎现存的每一种文化都有关于个人的反社会行为威胁公众的记载。多亏现在的技术能够实时捕捉大脑活动,专家们不用再局限于检测冷血精神病患者的异常行为。% n: h) j, p1 j: y) W) X. X

0 E8 R+ m- c. X% T8 o3 [    我们可以研究在他们思考,做决定以及对环境作出反应的同时内部的心理过程。我们发现的是,冷血精神病患者远不是单纯的自私,而是具有严重的生理缺陷。他们似乎有一种学习上的缺陷阻碍了情感的发展。精神病学家们一直对冷血精神病患者束手无策并且很久以来都认为无法给予他们帮助。然而现在,科技正在逐步揭开这种紊乱背后的机制——是时候改变对他们的这种态度了。如果说是特定的生理缺陷阻碍了冷血精神病患者对他人的共情,建立稳定的人际关系,以及从自身错误中习得经验,那搞清楚这一点就会带来一些新的疗法:可能是药物,或者是目标性行为治疗策略。, @; X# ~. s4 C' V  p+ i6 G1 F

! e1 F+ \/ q3 B" ~2 z    契尔已经启动了一项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宏伟项目(由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NIMH)、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和约翰&凯瑟琳•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以收集基因信息、大脑成像以及1000个冷血精神病患者的历史案例,并将其汇编成一个可查询的数据库。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契尔设计了一台便携式扫描仪——一台安置在拖车里的功能性磁共振机器——以便在监狱内操作,从而避免了将危险的犯人带出监狱所需要的高等级的许可。
) {% E* d- s1 ?# S% y6 G+ j' @  b+ T$ v  {' _$ Y; f# u0 y( O$ m5 r4 B) v
    我们相信冷血精神病患者和其他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一样需要接受治疗,但你不需要出于同情才去帮助他们。
; `3 y% l, j5 q/ t( u
5 R: w4 R; J1 h! i' y# |9 W    美国的监犯有15%-35%是冷血精神病患者。冷血精神病患者犯罪会比正常人更早、更频繁、更暴力,并且他们在获释后再犯罪的比率是常人的4-8倍。事实上,在一个40点精神病量表的测试中(参见28页的表格),冷血精神病患者得分的高低与他们违背获释时誓言的可能性大小有着直接的相关。契尔最近估算了一下,每年起诉并关押冷血精神病患者的花费,加上他们对他人生活造成的损失,总计已经高达2500-4000亿美元。再也没有其它如此大的精神健康问题象冷血精神病患者这样被如此故意地忽略了。高智商,低情商一个叫布莱德的罪犯犯下重罪被捕入狱。一次采访中,他向我们讲述了当初自己是如何劫持了一名年轻女子,将她绑在树上强奸了2天,并切破她的喉咙,将她杀死后离开。) ^( |2 \) q% f1 q! v! l
/ _$ y+ m4 e" g, }$ G: D
    随后,他以几句让你无法忘记的完全不搭边的话收场:你拥有过一个女孩么?我认为关爱、交流和怜悯这是十分重要的。这是和别人搞好关系的关键所在。我试着用‖和周围的每个人相处。他说这些话时语气毫无迟疑,显然意识不到在给出这些可怕的供词之后,这种平静的自我辩护听起来是多么别扭。
5 E" B4 ]: N. f3 E# `* O' c
9 E$ ?3 a  O- ]9 y, Q& N6 {    这些冷血精神病患者看起来或许很有魅力,但由于很难体会到自己和他人的感觉,他们甚至无法辨别音高。想象一下,从来没有忧伤,没有悔恨,没有自尊心,同样对任何人任何事不关心会是什么样子。
& P  C( k$ i2 G+ A. g& s3 Y- y$ g2 W! Z! Z6 R3 u
    冷血精神病患者的情感世界很简单:他们无法随心所欲时便会烦躁和恼怒,因为一些最微不足道的理由干出冒险的事。他们缺少忠诚和激情,游荡在生活中,经常一时兴起而犯罪——一个小小的刺激和冲动就可能使他们去欺骗、剽窃、强奸,甚至谋杀。/ S! w2 ^+ N4 o! p2 J+ V% v6 j7 {
) Z9 M/ h$ c, c- w; t; Y9 R
    至于奉献、愧疚或者愉悦这类复杂的情感,他们只知道书本定义,人们称他们是―只懂单词却不懂音乐。众多的研究表明,冷血精神病患者体验世界的方式与常人完全不同。0 Y& e' I$ ~' G
2 Y% X! t& p9 L/ G* |9 j
    他们很难作出适当的道德价值判断并且克制犯罪的冲动。0 i6 \. L9 c, q2 {6 `

( ]" Y6 X) y' z7 o( Q    他们对情感、语言和分心刺激的反应也有障碍——这是一种在5岁以前的小孩子身上才会存在的问题。奇怪的是,冷血精神病患者几乎对情感线索毫无察觉。2002年,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的詹姆斯•布莱尔的研究表明,冷血精神病患者很难通过人的声音来检测情绪,尤其是恐惧的情绪。他们同样也很难鉴别恐惧的面部表情。1991年,这个领域的先驱者,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家罗伯特•哈瑞(他也是契尔的研究生导师)与别人合作完成的一个经典实验表明,冷血精神病患者会忽略言语中情感的细微差别。研究者们在监犯面前闪现一些真实的或者毫无意义的单词,要求他们在看到真实的单词时按下按钮。冷血精神病患者区分以上两者的速度和非冷血精神病患者是一样快的。
( {% v) W& n6 t! u
1 X( w9 z! s) Y    然而实验还有更进一步的设计,在那些真实的单词中,有些词是正性的(牛奶)或负性的(伤疤),而另外的词则是中性的(门)。对于非冷血精神病患者来说,当带有情感倾向的单词闪现在屏幕上时,他们的大脑会自动反应,在脑电图上显示出不同的电位变化,同时他们也会更快地按下按钮。而冷血精神病患者对情感类单词的反应则不会加快,他们的脑电波形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冷血精神病患者在理解言语的其它方面也会遇到困难。冷血精神病患者很难理解隐喻修辞。譬如,相比其它人来说,他们更有可能将——”爱是# d5 o, P+ t2 W3 P
包治百病的药“,这个句子判断为是负性的。
. ]. Q* x/ I; C: P! U; t6 r
& T5 t1 j  d, g5 T    另外,契尔在一个1999年的研究中发现,冷血精神病患者在识别抽象单词(如爱、欺骗、信任、奉献和好奇)时会犯更多错误。冷血精神病患者的另一个缺陷与他们如何注意事物有关。在一个巧妙的赌博实验中,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约瑟夫•纽曼,和我们两个当中的巴克霍尔兹进行了更深入的工作,结果表明即使当前的方法无法帮助他们达成目标,冷血精神病患者也很难去改变策略。参与实验的人员每人拿到一副电脑操作的牌,这副牌以这样的形式排列:第一组10张牌中9张为人头牌(扑克牌的J.Q.K),第二组10张牌中8张为人头牌,第三组10张牌中7张为人头牌,如此类推。游戏规则是这样的:翻出人头牌得一分,反之则少一分。玩家可以随时结束游戏。玩家们最初能够轻松得分,但当情况越来越糟时,非冷血精神病患者会有所注意并在大约翻开50张牌后退出游戏。可是冷血精神病患者却会继续将所有牌翻完,分数当然也所剩无几。9 w) _. d5 q. G& v. B
% k1 z/ N% I, x+ j& o
    纽曼相信,冷血精神病患者显而易见的冷酷无情其实是注意力缺陷导致的:当他们的注意力被其他的东西吸引时,便不会接收新的信息。之前的调查暗示冷血精神病患者很迟钝:即使在恶臭的气味之中或者看到残缺不全的面孔图片,他们的手心都丝毫都不会出汗。不过纽曼和他的同事最近证明,实际上冷血精神病患者对不愉快的刺激也会有正常生理反应(譬如触电的威胁),除非他们的注意被别的东西所吸引。一旦集中注意到某个目标,冷血精神病患者会一直进行下去,就如同火车不到站他们就不下车一样。这种锲而不舍的专注,全速前进的趋势,再加上冷血精神病患者的冲动,就可能产生《冷血》中描述的恐怖场景:彻夜进行的严刑拷打几乎毫无目的,两个罪犯一旦开始了这场暴力,就会对可能终止这场罪恶的信息(如受害者的恳求)不管不顾,直到罪行结束都无法回头。被改变的大脑
/ d$ U! P. z6 F; R4 J" M3 c) k! v1 f9 B* R* T3 K
    1848年,一个叫菲尼斯•盖奇的风华正茂的黑发男子在佛蒙特州的拉特兰-伯灵顿铁路作工地领班。正当他和下属们清理岩石区域的时候,一个意外的爆炸炸飞了他的铁钎。这根铁钎超过3英尺长,是一根很重的金属杆。铁钎从他的左脸穿入,从头顶部穿出。这样严重的伤害按理说应该会导致死亡,至少是瘫痪。不过据主治医师回忆,虽然有一半茶匙容量的脑组织漏到了地上,盖奇的意识却始终都很清醒,并且康复也相当顺利。$ Y; C3 k, R: h2 c1 l
6 T0 O9 k$ H0 W- H9 B0 f2 f" `+ o& t7 j
    然而,他的同事却发现了他的变化——一个比无法运用四肢更令人不安的变化。从前聪慧的、性情平和的、有责任感的盖奇,现在变得粗暴、难以琢磨并且非常情绪化。盖奇的故事成为了神经科学的经典案例,因为它揭示出,人类的行为看起来是由于个人意愿,究其根本却是生物性的原因。盖奇失去了腹内侧前额叶皮层的功能。这个部分在眼睛后面,其结构与旁边的眶额皮层非常相似。很多科学家相信冷血精神病患者都会有眶额皮层的机能障碍。眶额皮层牵涉到对风险的敏感性,奖赏与惩罚等复杂的决策任务。大脑这部分受损的人在冲动抑制和理解力方面存在问题,并且对感知到的侵犯有强烈的反应——就像盖奇一样。事实上,这样的病人通常被认为患有―获得性精神病‖。6 B$ B( ]5 g7 d2 l* T

$ B4 K, r% m+ z' @5 f    但是盖奇的变化是由事故引起的,他并未表现出冷血精神病患者的全部特征,比如缺乏共情。这里面还有其它的大脑结构也牵涉其中。一个可能的部位是形状像是杏仁的杏仁核,它能产生诸如害怕一类的情绪。杏仁核受损的猴子会径直向人走来而不会害怕。
  L% g( L9 @5 X" j$ z6 M3 l. \/ l" `: B- G' U( M
    冷血精神病患者的无畏同样非常明显:看到气势汹汹逼近的攻击者或者瞄准他们的武器时,他们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不过证据显示,一两个脑区的损伤并不足以产生冷血精神病患者所拥有的严重缺陷。最近契尔提出,这种精神变态可能是由旁边缘系统引起的。旁边缘系统是一系列相互关联的脑结构,牵涉到情绪加工、目标搜寻、动机以及自我控制。支持这一假说的是契尔和其他人制作的冷血精神病患者大脑的fMRI图像,其中显示出旁边缘系统组织明显地变薄,从而证明他们这部分大脑发育不全,就如同一块不强壮的肌肉。除了眶额皮层和杏仁核,旁边缘系统还包括前扣带回和脑岛。前扣带回调控情绪的状态,帮助人们抑制冲动并且监控人们的行为上的错误。脑岛在识别违犯社会准则的行为,体验愤怒、恐惧、同情和厌恶的情绪中起着重要的作用。3 r6 Z8 M" J, }! `

) X) i% j% I0 j/ c. _! B    从定义上来说,精神变态行为指的是对社会期望的不敏感。如同先前提到的,冷血精神病患者对恶心的事物具有极高的忍受阈限,他们对于厌恶气味或图像可以泰然处之。脑岛还与疼痛的感知有关。对冷血精神病患者(包括一个被电击的冷血精神病患者)的研究发现,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他们几乎完全不受疼痛威胁的干扰;同时他们也很难意识到自身的错误并且相应地改正自身的行为(这个事实也能够帮助我们解释为什么冷血精神病患者一次次入狱,却无法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经验的原因)。冷血精神病患者是后天造成的还是生而如此?可能两者都有。如同研究人员相信的那样,如果基因只能够解释成人反社会特质的50%,这就意味着生活环境和生物遗传是同样重要的。# R2 p5 @& w# @5 V6 j* D6 t

% z$ {( |" l5 R0 F    一些冷血精神病患者具有创伤痛苦的童年经历,而其他人却是美满家庭中的败家子。先不讨论基因和环境哪个影响更大的问题,无论如何,早期干预(或许早到幼儿园时期)都应该是非常关键的。就像幼儿时期大脑会为学习语言(以后这个任务会变得非常困难)做好准备一样,我们怀疑构成所谓的―道德心‖基础的社会能力和认知能力的发展同样也会有一个早期的关键时期。被忽略的风险对于冷血精神病患者有很多的误解。
! M1 @3 R2 F5 k, u! D   
$ T* e' p/ g# P    这个事实也许并不会重要到足以使我们动容或者牵动我们的心弦,但却已经是我们所有人的问题。一些研究人员估计,在美国监狱有50万冷血精神病患者,并且可能还有25万不在监狱——他们可能没犯重罪但依然会威胁到周围公众的利益。帮助他们控制自己的冲动性和侵犯性可以保护很多无辜者。然而直到现在,在这个研究方向上都几乎没有付出多少努力。在抑郁症领域被投入了数十亿美金的研究费用,而为冷血精神病患者寻找治疗方法的资金则只有大约不到一百万美元,这部分地是由于一些证据表明冷血精神病患者是不可治疗的。# n! f4 A2 ]' s7 r7 N
& ~" `; F" y4 ?
    举个例子,一些研究发现,相比于没有接受过治疗,在监狱接受一系列治疗后,冷血精神病患者反而更可能重新犯罪。其实,对于冷血精神病患者来说,通常的治疗手段中使用的互相听取其他人袒露内心显然并不是个好方法:众所周知,冷血精神病患者最擅长学习和利用别人的弱点。而且,他们同样很难理解抽象的想法,因此关于个人责任的说教也不太行得通。
- o# G) R! O7 W/ ]% X. a+ {0 J! ?6 i& G! k. A7 }  ~
    不过也不用太悲观:一种针对有精神变态倾向的顽固少年犯的新疗法已经获得极大成功。迈克尔•考德威尔,一个位于威斯康星麦迪逊的门多塔青少年治疗中心的心理学家发展出来一种强化一对一疗法,这种减压疗法的目的在于终结―惩罚坏行为会引发更多坏行为,反过来又会受到惩罚‖的怪圈。慢慢地,参与考德威尔这一项目的青少年的过激行为出现频率会越来越少,从而逐渐可以参与到标准的恢复疗法中。相对于在普通青少年行为校正中心接受治疗的人来说,考德威尔治疗的150多个年轻人在治疗后其暴力犯罪的机率要低50%。常规系统下治疗的年轻人在获释后的头4年内杀了16个人,而参与考德威尔项目的年轻人没有杀任何人。
8 x+ U( X' t& c5 ?1 F4 V( C# K7 X- H8 U* `  X
    经济上的好处也是很大的:每出1万美元社会花费用于治疗,我们就能够节约用来看护监犯所需的7万美元支出。正在进行中的脑与基因的研究可能会进一步增进考德威尔的成果:也许,如同对抑郁症的治疗一样,疗法与药物的结合将会更加有效。但是这种进展也许会很慢,因为事实上精神变态通常会被精神健康的主流所忽略,它甚至没有被包含进《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这是一本包含300多种已知精神病状况的详尽目录,被奉为临床医生的圣经。DSM的编写者们只是相应地创造了一种针对于犯罪倾向的广义诊断方法,称作反社会人格障碍,然后就到此为止了。
6 |$ B/ ?% c9 a. }) c! U; V% y7 L- f4 z4 R9 x( b
    为什么冷血精神病患者会被排除在外?DSM的创始人可能会觉得对于一般的治疗专家来说,做出精确的诊断太困难了:毕竟,冷血精神病患者毫无疑问能够在访谈中编出精妙的谎言。无论原因是什么,很多精神病医生都一直错误地认为冷血精神病患者和反社会人格障碍是一样的,但其实它们并不一样。如果要问一个人是否有坏行为的倾向,反社会人格障碍的诊断是有帮助的,但它并不能用来区分罪犯。在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中,只有五分之一是冷血精神病患者。然而在一次次的庭审中,专家们都会错误地证明如果一个被告具有反社会人格,就说明他是冷血精神病患者。换句话说,他很有可能再犯罪,不应该获假释。+ G/ d$ D* m2 V' O3 m! q
: ?4 y( A1 o7 Z5 B1 v2 _. K) ]8 x
    随着科学家继续了解冷血精神病患者大脑的机能障碍,这些成果并不仅仅是给那些深受其害的个体带来希望,同样也会让我们的社会更加清醒。因为冷血精神病患者既然已经对我们的社会构成了如此大的威胁我们却仍然选择忽视,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当律师、监狱看守、精神病医生以及其他人开始正确看待冷血精神病患者——他们不是魔鬼,而是由于情感缺陷导致行为怪异的人——我们就会慢慢地走向更为安全的未来。
8 m+ q/ G7 |0 R. p
* k. a; R! W0 [2 v- D! z  v    尽管缺乏共情,冷血精神病患者却能够毫无破绽地伪装正常的情绪从而使得他们风度翩翩甚至是充满魅力。他们学习去补偿自身情绪的缺陷,就象是断肢的人不使用四肢去生活。图右大字:冷血精神病患者不只是单纯的自私,他们的大脑加工信息的方式是与常人迥然不同的。他们似乎有一种学习上的缺陷阻碍了情感的发展。
  ?3 a5 V; K' o  I2 p+ ^
  C. j7 }; k$ }1 O+ R    事实概览:与生活不一致/ J2 z7 a6 j. t0 \" ?

" N6 n1 M7 F. D" t7 z    1.在EEGs和大脑扫描技术的帮助下,科学家发现冷血精神病患者有严重损伤,影响他们体验情绪、理解他人暗示和从自身错误中学习的能力。
# J9 g% r0 \9 r6 |( N; m- U1 }2 B  n& Q- N' ]$ @
    2.这些缺陷可能在五岁以下的孩子身上才会明显体现。
: \) f- B- w5 o, B# v2 _. a
" {" {, ?% `$ U0 n6 p3 q* X    3.如果你清点审讯,监禁以及遭受的破坏产生的费用,冷血精神病患者每年会消耗我们2500-4000亿美元。
: p* U& A% x0 x- R: {, D) ?
5 x5 }/ N3 h+ O$ s+ t    4.冷血精神病患者通常被看做是无法治疗的,但新式的疗法带来了希望。
' K7 B2 N3 W: ]3 ^3 F/ r' ^7 e' X6 B
    麻木不仁或者是专注?一旦某件事情引起了他们的兴趣,冷血精神病患者就很难注意周围其它的事物。' G& \: }5 d. h) b8 ]1 F7 L* T% k9 s
% H/ s0 ^+ }$ I2 j
    关于作者肯特•A•契尔是新墨西哥大学的精神系统科学家,以及精神研究网络(一个致力于促进精神疾病治疗的非营利性组织)的主要研究者。乔舒亚•W•巴克霍尔兹是范德比尔特大学神经科学博士生。他在这里研究基因风险因素如何使人们产生反社会行为和附带问题的倾向:虽然有一半茶匙容量的脑组织漏到了地上,菲尼斯盖奇依然康复了。但是他却像变了一个人:从前聪慧的、性情平和的、有责任感的盖奇,现在变得粗暴、喜怒无常而难以琢磨。
* G* e  q$ C% F- \8 @
上一篇
下一篇


暮色里的白雪檐 「出类拔萃」 2017-9-4 10:3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打酱油的人拉,回复下赚取积分
安心的味道 「锋芒初露」 2018-5-1 16:2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世界上不得不承认的七个事实:* K1 j1 Z$ A( x5 |6 Z
1.你不能将肥皂水放在你的眼睛里。
4 V; s7 P7 J# {0 |6 V1 y2.你数不了你有多少头发。4 S9 M* B! P( c1 d) }, ?6 m: m
3.当你伸出舌头时,你不能用鼻子呼吸。+ ?# y8 s( F. f& U
4.你正在做第三条。5 s6 T* N/ u2 {8 F7 I1 L" C* N
5.当你做第三条的时候,其实你觉得是可行的,但是你看起来会像条狗一样。1 ^: D  a% `2 V9 A( k2 w5 H" i
6.你现在在笑,因为我把你整了。) I5 o. X/ I$ T1 j
7.现在是不是想骂我#y458:#y458:$ T. r# Q" `+ E0 Y% O# e
暮色里的白雪檐 「出类拔萃」 2018-5-3 08:35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大事记|小黑屋|古黑论 网站统计

GMT+8, 2021-6-16 00:11 , Processed in 0.036921 second(s), 17 queries , Redis On.

© 2015-2021 GuHei.Net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