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经常笑的人,可我不是经常开心的人。 收藏本站
登陆 / 注册 搜索

阅读: 1.2K   回复: 2

[# 其他] 如今比丢钱包更糟糕的事情

空谷幽兰 踏破虚空 2020-11-12 23:00 |显示全部楼层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但是可以纳很多妾啊!

精华达人 主题破百 以坛为家 论坛元老
作者|高飞 - j1 N1 A8 J+ `, v2 L  e- @+ v
! h9 P- b9 y' z

3 k$ @" }7 z  X$ R# N! V 很多人丢过钱包,这是很糟糕的体验。但对一些人来说,丢了钱包中的“钱”反而是最不要命的问题。
# y# ~& {1 X1 F- v" N$ H6 R, }) U/ H% W$ P* V: W( B! z
! {$ h3 Y% m' [& @/ P
热播剧《沉默的真相》中一段经典片段,是最好的注释。 ( J. j8 S1 d1 a+ c4 T
1 Y5 \3 _9 G) J/ J2 P

: z0 n6 }+ O3 B/ \ 故事发生在2000年后的数年间,剧中主角江阳本是一个在职场上意气风发的检察官,但为查明一件冤案真相而被栽赃嫁祸入狱,出狱后只得靠修手机手机贴膜为生,人生境遇一落千丈。故事发生在他出狱后的一天,和两老友相聚吃火锅时。
0 S1 |4 V) e. D( F! x* o
# O# a4 w9 \4 V. c
% Q( m# Y* C6 i  K 本来是还算值得高兴的酒局,却在江阳发现不小心弄丢了钱包戛然而止,一时间主人公表情悲伤茫然、不知所措。有钱的老友说,多大的事,丢多少钱,我补给你。江阳说不是钱的问题,还有身份证也丢了,要补办。干警察的老友又说,我就是做这个的,我让专人帮你补;但这些安慰于事无补,主人公止不住落泪,甚至最终情绪崩溃。
' b$ H7 f$ G4 H
& n9 ?& F1 X/ A$ a7 K- |3 D$ W9 \( j
, J+ F4 x+ n6 y! t7 P$ @ 很多人被这场戏打动,有人说,这就是一个成年人被现实击垮的瞬间。 ; Q2 A9 R5 s- q" p
9 N* ?) x% \4 Q& `' w' p

# U! x% Q, k5 w 不过还有人做出另一番解释:江阳丢的旧身份证上,照片是当检察官时意气风发的样子。而现在再怎么补办,新身份证上却永远也找不回——他仅存的,能体现当年骄傲与自信的“信息”了。 : w8 G3 @' z. }# @8 a0 N: w
/ O3 ?6 p. R- f( R7 Y

) q6 j7 `" [- F0 t 他丢的不只是钱包,而是本应该精彩的人生。 ( {9 R4 U, V! l8 @3 }
  
* A7 v+ x) X- b6 ~" L+ t' [- ] $ ^2 v/ ~. m' [4 }5 V- H
对于剧情而言,这可能是一种过度解读,但在现实世界中,却不乏真实写照。 因为身份信息的丢失,对每一个人而言,从来都不是一件小事情。 8 A1 H9 o& ?+ E+ H3 e! t
与财物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相比,身份信息的丢失,甚至是更糟糕的。
! ]0 j' ]! O7 d" t$ j) J* D% V
4 a8 ?. g% \  T! p2 K$ G
# J  g2 i% R8 ^1 t) A: s; L 剧中江阳所在的时代,身份证是他身份信息的象征,而现在,证明我们身份信息的象征,多了一部手机。 2 Q. S$ I0 l% W
8 h, `. E1 ?/ R3 ?( e

  R* ]7 V! B  C# H/ U 在网络社会,丢掉手机,就是丢掉身份信息,也等同于将钱财拱手于人。
$ j& \  y" o! {, l6 n; d% M$ @4 e8 _. I

8 l) \5 k( f9 f' C 前一阵,有个热帖刷屏,一个网络安全工程师丢了手机,结果被黑客团伙用手机中Sim卡瞬间攻破关联的所有网络资金账户,转账,办理贷款,套现等一系列工作,而作为技术专家的博主竟一时间无计可施。 # A: b0 y0 }" K5 E. o4 {" g: U8 `

6 |: K- y' d. n5 Z
5 N: S8 P0 w( Q+ y" ? 曾几何时,我们要证明“自己是自己”是一件难事,为此还有不少社会新闻上了热搜,证明官僚机构对民众的身份证明刁难。
+ ?- D4 t! B) I( T  p
9 L1 v) D8 x# f; O8 l7 w3 T. _5 v, `" k9 w/ X
但现在,别人可以很容易通过一部偷来的手机,证明他就是你,你就是他,手机已经成了我们的网络身份证,验证码就是“你”在操作的证据。
, ]: J; }3 x: `9 {/ U* [$ U 更要命的是,和丢失钱财相比,人的身份数据信息丢失是不可逆的,是永久的。 ( D2 R1 H* T) N/ ]3 _

: m9 a9 ]- }7 a
( Y. }5 [+ n% { 丢一件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我们是可以找得回来的。而一旦找回,物权的转移是确定无疑的。
6 t8 l6 b7 g: y4 p4 m/ Q7 ^  F4 \9 H
( S/ Y9 {+ A( K5 ]+ Y: e5 k' L8 @+ P5 k+ r% N
你重新拥有了丢失的东西,窃贼永远的交还了赃物。
# U8 X9 V( R5 A/ ?: w) m/ c, @- u& ^- z  c& }+ r, M

; z' a8 d2 d! e( | 但是信息的丢失,本质上是无法找回的,丢失信息,意味着永远的失去。 " p; A- R2 i, P" q4 U! @

, j; N/ U; g! @9 |3 |: [: E# F- p6 {
因为即使我们抓到了盗取的信息的人,也无法确保丢失的信息在他人的设备上已永久删除。 : P5 i0 f7 Q1 E. i3 \7 M3 R3 T
, Q0 T5 [5 N  |

6 n% ?( z4 P! T) \% B. M8 ] 更何况很多信息,是看到即得到的。在没有掌握《黑衣人》中记忆擦除方法之前,信息泄漏是一条单行道。 + b7 _2 V3 U$ l4 W' \2 V. ?9 U

, [, U# V- F: `+ ?: z  Q  W: n$ H8 a7 X# T6 D7 w- w1 U, H
也就是说,对于信息窃密,只有事后的惩罚,没有真正的追回。 # F; S/ `5 Z: ^2 z* ~

  G' f' j) N+ M2 F, Z# L& m3 F* c' a7 |5 z+ i% ~5 L, n$ I
我们在之前的奇客故事文章《数据不是石油》中曾论证 (https://www.techwalker.com/2020/1002/3129467.shtml),数据是有生命力的,而基于身份信息的数据,甚至可以看作是人在数字世界的人类本身。 5 ?8 }8 Y2 ~9 u. M0 q4 p
  f/ B- x/ E# H, T9 P' X

, Y5 `$ z. G% q7 {- D+ [) J 因此,信息贩卖者,其实就是新时代的“人贩”。
& e; {7 g( s0 ]* [) s5 P, O
6 A9 A* N9 w9 S; v
5 x3 w3 C" j* x, `8 v' g) b 可怕的是,我们在享受数据信息驱动的数字经济为我们带来的好处时,对此状况带来的负面效应,是毫无准备的。6 v, Y# L/ N5 i( j2 `

" c+ c4 @& [1 v) } 第一,身份平台没有做好准备。 5 _- \6 I/ V: r) h, o

& o3 m% \" l" U+ X* B3 H( H3 u3 h2 r: R9 [
在手机成了我们的新身份证时,在运营商实际上成了数字时代的户籍科时,运营商的管理职能是缺位的。
& V$ {0 E) `! h. e3 g
7 M. @; k3 V2 W' f2 d, d8 m5 ]3 |( d+ q, f* i% k1 q
在工程师丢了手机的案例中,原机主和黑客一个晚上轮番进行手机Sim卡挂失和解挂,往复争夺十数次,客服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是存在问题的。 % ^% P+ V" i8 u( p' M# R4 G) o
% V2 i  @- z) }' H
第二,商业服务方也没有做好准备。 2 t% J& @2 Q4 |- I% y& J

8 j% v7 _& \5 E) G
# `: X( r3 h7 n5 L1 w+ ^0 v6 A 对于网络数字服务提供者而言,它们的安全机制,就是要你提供的更多的数据,拿到你的手机号码,你的邮箱,你的指纹,未来可能还会有虹膜数据。 . R" O$ a1 E+ D
& T9 b6 Z4 H" P0 M  Q7 V& X5 C
8 a& P% I2 Q) }
服务方表面的理由,是为了交叉验证更加安全,但这其中的悖论是——我们为了数据安全,反而要公开更多的数据。从邮箱到指纹,这些越来越隐私的数据,为更严重的安全隐患埋下伏笔。这种安全机制,无异于用海水解渴。
( Q8 T$ @9 I) a
# ^6 X3 B* j0 Z: L* c1 i, U* s7 E# t& j/ j0 ^* Y
第三,监管部门也没有做好准备。 $ G6 O. v. L; F
3 x# |! g6 A0 U0 e" A: j1 w

7 Y" L- @7 H$ A. d 欧盟是最尊重公民数据隐私的区域之一,推出了GDPR——世界最严格的法规保护用户数据。 : q( f9 \7 F9 I9 ]! ^2 w0 x

( d1 @/ S6 s% W( v$ N; U/ c/ k4 g+ r$ g! [) d, l7 K
但它的逻辑同样存在缺陷,GDPR的机制是将数据决定权完全交给用户,但一次我和《大数据时代》作者、牛津大学教授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önberger)沟通时(详见《对话维克托教授:再见金融资本主义,你好大数据资本主义》 (https://www.techwalker.com/2018/1225/3114550.shtml)),他抱怨的说,如果用户能判断何时交出数据是安全的,还要监管部门干嘛呢? * s: R* ^! {3 L& x9 F# u( D
" N% `( Q3 |5 A# M

& z$ I+ c$ V3 ^1 x 在所有人都没有真正做好准备的时候,数字时代就这样轰鸣而来,开始控制着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了。 $ C; g2 e* Y  g* l; [, o) L! v5 s3 B
5 P* D& a# j: q1 a- ^* N4 D. Q$ m

3 W9 B& t3 }  B5 N+ s 而我们的选项似乎也只剩下0和1,选择0,就是拒绝一切网络服务,隔绝于数字世界。选择1,就是在数字世界裸奔,别无他法。
+ V3 E7 F/ L1 }0 J. P! X- s  P) o& J; ~0 D% s% |

' |' x; W/ Y/ W 钱包、保险箱是用来收纳和保护“钱”的,可是我们如果甚至都不再使用印刷而成的“钱”的时候,收纳保护数据的“信息包”和“数据保险箱”由谁来提供呢? 0 O6 a; N. A0 O7 D- N, v) V' s

, [$ n) _& Z# b. u1 R
% t/ s: ^  ^) v! a" M  v 最后,让我们回顾一下《沉默的真相》中江阳的这段剧情吧。   
2 T' Z+ V# l& _6 _5 n# E2 w
. ?. b5 g+ S. ^1 Z& ?' j
3 c. |" t! b. H# o9 L: f2 u2 n
上一篇
下一篇


屋顶,数星星 「出类拔萃」 2020-11-12 23:07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感谢分享~
一颗小小小白菜 仗剑天涯 2020-11-16 04:2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对我来说比丢钱包更难受的是丢了电子钱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大事记|小黑屋|古黑论 网站统计

GMT+8, 2021-9-25 08:08 , Processed in 0.025183 second(s), 22 queries , Redis On.

© 2015-2021 GuHei.Net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