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年少时并不知道,有些乐章一旦开始,唱的就是曲终人散。 收藏本站
登陆 / 注册 搜索

阅读: 839   回复: 3

光刻机大败局

空谷幽兰 仗剑天涯 2020-6-12 12:00 |显示全部楼层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但是可以纳很多妾啊!

精华达人 主题破百 以坛为家 论坛元老
作者:刘芮、邓宇. t' F5 f$ `7 b3 b; A
支持:远川研究所科技组
' v% E  k2 P- u1 M) N+ C! w# M8 A# p  i* m- x& u
在芯片领域,有一样叫光刻机的设备,不是印钞机,但却比印钞机还金贵。
, j% ?: ?/ i8 r* _, j6 S& v1 Y# y0 `3 L9 p- B/ x9 ?3 _& Q# ], R4 u
历数全球,也只有荷兰一家叫做阿斯麦(ASML)的公司集全球高端制造业之大成,一年时间造的出二十台高端设备,台积电与三星每年为此抢破了头,中芯国际足足等了三年,也没能将中国的首台EUV光刻机迎娶进门。' R2 L$ A. n0 @6 V/ ?# u) r

, Z+ z) q+ Y5 v4 Y但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阿斯麦还只是飞利浦旗下的一家合资小公司。全司上下算上老板31位员工,只能挤在飞利浦总部旁临时搭起的板房里办公。一出门就能看到板房旁边一只巨大的垃圾桶。出门销售,也只能顶着母公司的名义,在对手的映衬下,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6 e+ w  I  W4 ?9 F

8 g  s) |  w" i8 u& k1 M5 h* S- w- u8 U3 Q4 Q6 i7 s/ y9 V
光刻机大败局 1.jpg
- @  j8 K, g# P
不过说起来,作为半导体行业“皇冠上的明珠”,光刻机的本质其实与投影仪+照相机差不多,以光为刀,将设计好的电路图投射到硅片之上。在那个芯片制程还停留在几十纳米的时代,能做光刻机的企业,少说也有数十家,而尼康凭借着相机时代的积累,在那个日本半导体产业全面崛起的年代,正是当之无愧的巨头。
$ H) l4 k$ J% _( G5 A; U% P0 J) `- A, F; C# g( s# m0 \3 `# `
短短四年,就将昔日光刻机大国美国拉下马,与旧王者GCA平起平坐,拿下三成市场份额。手里几家大客户英特尔、IBM、AMD、德州仪器,每天排队堵在尼康门口等待最新产品下线的热情,与我们如今眼巴巴等着阿斯麦EUV光刻机交货的迫切并无二致。
+ K. W3 q9 Y6 }. c! D$ ^  ?" ~# R- V8 i: o& c0 {
但谁也不曾想,二十年不到,风光对调,作为美国忠实盟友的阿斯麦一跃翻身,执掌起代工厂的生杀大权,更成为大国博弈之间的关键杀招。“如果我们交不出EUV,摩尔定律就会从此停止”,阿斯麦如是说。
/ t4 ~. E, v+ R& q. K6 m( P2 k; r! I: b
但这真的只是一个盛产风车、郁金香国家,凭借一个三十多人的创始团队,所诞生的一个制造业奇迹,半导体明珠吗?7 Y* T3 D) p1 L; r* p3 P

# b  u! H. \# x  e其实,从那台等了整整三年还未曾交付的EUV背后,我们不难看出背后真正的赢家。
" A1 k' A3 @; V% m& B) s
) N4 e/ n0 O$ o  j: D灰姑娘翻身做王后背后,绵延十多年的,是封锁与反抗,也是复仇与合作。0 d" G- P! w& h
( t" d; ], r; b0 H$ `2 m5 l
Part.1; `8 A0 b, u$ E( W3 T6 z

8 s9 W+ A3 t9 ]4 o( w* \从市场角度出发,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最大的光刻机巨头,尼康的衰落,始于那一回157nm光源干刻法与193nm光源湿刻法的技术之争。
. W$ U* L+ E% Z& l, [
9 o4 _# C5 }& v2 E$ Q& d" A背后起主导作用的,是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提出的的一个叫做摩尔定律的产业规范: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量每隔18至24个月就会增加一倍(相应的芯片制程也会不断缩小)。而每一次制程前进,也会带来一次芯片性能性能的飞跃。+ \; Y" V* |5 [( i
5 c9 x5 x+ g( J4 a9 G  |) `. G& J+ g
这是对芯片设计的要求,但同时也在要求光刻机的必须领先设计环节一步,交付出相应规格的设备来。
' b, i" x$ X" U+ @1 O. ]
) ~% n2 P! C* i+ d! b* Y! g3 T, M几十纳米时代的光刻机,门槛其实并不高,三十多人的阿斯麦能轻易入局这个行业,连设计芯片的英特尔也可以自己做出几台尝尝鲜,难度左右不过是把买回来的高价零件拼拼凑凑,堆出一台难度比起照相机高深些许的设备。" h) Z0 Q) O3 _6 [
* H0 V$ K" t) [: {0 t4 ]
尼康与他们不同的是,对手靠的是产业链一起发力,而尼康的零件技术全部自己搞定,就像如今的苹果,芯片、操作系统大包大揽,随便拿出几块镜片,虽不见得能吊打蔡司,但应付但是的芯片制程却是绰绰有余的。) Q$ Q$ {6 V/ [2 p1 y

, Q5 ?. ^1 {6 M3 k) i" w但造芯也好,造光刻机也好,关卡等级其实是指数级别增加的,上世纪90年代,光刻机的光源波长被卡死在193nm,成为了摆在全产业面前的一道难关。8 ]  F- q  i0 m/ w" W/ [+ C9 U, P

) V7 X" _2 A1 s. t* t1 N8 ?雕刻东西,花样要精细,刀尖就得锋利,但是要如何把193nm的光波再“磨”细呢?大半个半导体业界都参与进来,分两队人马跃跃欲试:  N; O4 \3 N" u7 H$ D3 B2 ^9 Q

( k" M# D4 v( [/ d, q- C8 h尼康等公司主张用在前代技术的基础上,采用157nm的 F2激光,走稳健道路。
& j! i; s: c1 u0 D3 K8 k3 B" d
8 t6 h' z  e& S$ j0 h3 Z新生的EUV LLC联盟则押注更激进的极紫外技术,用仅有十几纳米的极紫外光,刻十纳米以下的芯片制程。. m4 X" h4 g  q5 t' {
) J. V0 ]- a4 v* E# @* B/ Y
但技术都已经走到这地步,不管哪一种方法,做起来其实都不容易。
% \. I% @/ B: }7 l1 O5 Q; Q! X: E6 O9 F. h
/ g  v: R8 m  g9 |; c% Q# y- c这时候台积电一个叫做林本坚的鬼才工程师出现了:
$ r7 K& b  b2 P. h, K& G+ k% J- n$ Q1 P+ f$ P3 s& E
降低光的波长,光源出发是根本方法,但高中学生都知道,水会降低光的波长——在透镜和硅片之间加一层水,原有的193nm激光经过折射,不就直接越过了157nm的天堑,降低到132nm了吗!  N/ o; O1 q, N& A

9 ?7 T% m. X( q9 Y
光刻机大败局 2.jpg

+ n/ p: U; F# e& O5 E林本聪拿着这项“沉浸式光刻”方案,跑遍美国、德国、日本等国,游说各家半导体巨头,但都吃了闭门羹。甚至有某公司高层给台积电COO蒋尚义捎了句狠话,让林本坚“不要搅局”。
1 T" c& @$ M, B# ^( y6 c9 N0 g
& h* t& t7 C/ J6 w2 t毕竟这只是理想情况,在精密的机器中加水构建浸润环境,既要考虑实际性能,又要操心污染。如果为了这一条短期替代方案,耽误了光源研究,吃力不讨好只是其次,被对手反超可就不好看了。
% W6 }1 B2 z; Z; t
" j1 t' d: ?" a9 }7 J2 w于是,尼康选择了在157nm上一条道走到黑,却没意识到背后有位虎视眈眈的搅局者。
- M5 B, @# F8 u6 v, k$ d7 n! @- A
5 g4 B( ~: z* p% s% P6 g9 _当时尚是小角色的阿斯麦决定赌一把,相比之前在传统干式微影上的投入,押注浸润式技术更有可能以小博大。于是和林本坚一拍即合,仅用一年时间,就在2004年就拼全力赶出了第一台样机,并先后夺下IBM和台积电等大客户的订单。
" O/ q5 A+ F( ^2 i; o+ ]3 y: \# I) U1 r
光刻机大败局 3.jpg
. L) T" b4 P4 \4 j1 ~6 R
尼康晚了半步,很快也就亮出了干式微影157nm技术的成品,但毕竟被阿斯麦抢了头阵,更何况波长还略落后于对手。等到一年后又完成了对浸润式技术的追赶,客户却已经不承认“老情人”,毕竟光刻机又不是小朋友玩具,更替要钱,学习更要成本。6 \5 u$ L+ t7 b

3 ^+ X1 t( w9 ~. @! o& D但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u# h6 u4 _" U% F! S

5 {/ y$ j8 h2 m
Part.2
4 H: b* f3 ~  P

0 m$ Z7 o3 c. h两千年初踏错了干刻湿刻的选择之前,其实早于1997年,在美国政府一手干预下,尼康被EUV LLC排挤在外时,就已经注定了如今光刻机市场一家独大的结局。" E; r/ K5 A, m, t! P1 k
* a, [6 U) D; ]8 W
前面提到,当年为了尝试突破193nm,英特尔更倾向于激进的EUV方案,于是早在1997年,就攒起了一个叫EUV LLC的联盟。
  ~/ V8 @3 f8 P$ D) N. u, q. D0 ?7 O$ e7 ~
联盟中的名字个个如雷贯耳:除了英特尔和牵头的美国能源部以外,还有摩托罗拉、AMD、IBM,以及能源部下属三大国家实验室: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桑迪亚国家实验室和劳伦斯伯克利实验室。0 K" W5 R: n! l+ |

8 H' u' p# A6 q这些实验室是美国科技发展的幕后英雄,之前的研究成果覆盖物理、化学、制造业、半导体产业的各种前沿方向,有核武器、超级计算机、国家点火装置,甚至还有二十多种新发现的化学元素。' H- _" ~# W2 ^# {8 \) J
2 C1 r4 H( i; S% r8 L$ w/ D
资金到位,技术入场,人才云集,但偏偏联盟中的美国光刻机企业SVG、Ultratech早在80年代就被尼康打得七零八落,根本烂泥扶不上墙。于是,英特尔想拉来尼康和阿斯麦一起入伙。但问题在于,这两家公司,一个来自日本,一个来自荷兰,都不是本土企业。
/ B: k( @& d( C" ~, k% q/ Q2 k
  f' @2 i/ ~, k; l' ?2 [: ~偏偏,美国政府又将EUV技术视为推动本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核心技术,并不太希望外国企业参与其中,更何况八十年代在半导体领域压了美国风头的日本。
2 |2 j6 [! H: o7 S/ _* @1 L' u# W7 V8 r9 ~, ?
但EUV光刻机又几乎逼近物理学、材料学以及精密制造的极限。光源功率要求极高,透镜和反射镜系统也极致精密,还需要真空环境,配套的抗蚀剂和防护膜的良品率也不高。别说是对小国日本与荷兰,就算是美国,想要一己之力自主突破这项技术,也是痴人说梦。4 i. V. y( Z! e5 }/ ^% R% E
7 s$ _8 d/ u) h4 j+ `( g3 q* o/ d
美国自然不会给日本投诚然后扼住美国半导体咽喉的机会。在一份提交给国会的报告之中,专家明确指出“尼康可能会将技术转移回日本,从而彻底消灭美国光刻机产业”。
3 ?* \# m1 j" B( ~  y! S4 R4 [  \; K
日本是敌人,但荷兰还是有改造成“美利坚好同志”的机会的。
0 n9 z# i: e$ n( V
1 x5 H2 N, T! `% O" T3 c  U' b为了表现诚意,阿斯麦同意在美国建立一所工厂和一个研发中心,以此满足所有美国本土的产能需求。另外,还保证55%的零部件均从美国供应商处采购,并接受定期审查。所以为什么美国能禁止荷兰的光刻机出口中国,一切的原因都始于此时[3]
9 e+ f: V  a0 o3 h, N) k# W8 c$ J* p, c- z
但不管怎么说,美国能源部还是和阿斯麦达成了协议,允许其加入EUV LLC,共同参与开发,共享研究成果。
! R) {$ I) X! Y8 x0 o  N% y) E' c1 j
  K, \' R1 B" m& x% d6 m- n6年时间里,EUV LLC的研发人员发表了数百篇论文,大幅推进了EUV技术的研究进展,割地求和的阿斯麦虽然只是其中的小角色,但也有机会分得一杯羹。
0 g! ]% I2 ?9 q1 J. c
" Z  J4 H3 |0 k2 h4 |分享技术只是一方面,收购走后门其实也是美国送给阿斯麦的一份大礼。2009年,美国的Cymer公司研发出EUV所需的大功率光源,成为阿斯麦的供应商,更在四年后以25亿美元高价直接被并购。别忘了,这可是光刻机的核心零件,这样顶尖的技术,全球范围也不超过三家。" K. I( J9 ?6 W, n% c

" n0 n* m) d  d6 ~% f( Q毫不夸张的说,阿斯麦虽然是一家荷兰企业,但崛起的背后,其实是一场地地道道的美国式成功。
! V) m. h+ K  P! n# [% G& Z
! u8 G0 H  D: t0 X
Part.3
8 Q, p! P" l/ H, ]" ~+ \

% K! W$ @6 O- {2 q  |错失EUV关上了尼康光刻机的大门,而盟友的背叛则彻底焊死了尼康想要突围的出路。9 }' \5 J" r9 l4 a* X
: [/ ]* d: c& K5 a9 T0 E' U
说实话,当年的英特尔为了防止核心设备供应商一家独大,还是其实挺想带着尼康一起玩的。, C  D! S3 }& `8 V1 v# U
8 H( D" @; T0 L! u- E
32nm工艺制程时甚至独家采用尼康的光刻机,而之前的45nm,之后的22nm,也都是尼康和阿斯麦同时供货。就连在2010年的LithoVision大会上,英特尔还宣布将一直沿用193nm沉浸式光刻至11nm节点。
) l! K0 s8 F) h' l1 }$ D; }# g& D: D! S8 q" Z7 q- r: l# N/ @
但备胎终究是备胎,一转身,英特尔就为了延续摩尔定律的节奏,巨资入股阿斯麦,顺带将EUV技术托付。
7 }3 L) [: v/ _* Q' k8 d/ v$ ^3 S4 ~: V* X7 M. u5 i  f8 l1 ^- M* j8 F3 P; p/ s
另一边,相比一步步集成了全球制造业精华的阿斯麦,早年间就习惯单打独斗的尼康在遭遇美国封锁后,更是一步步落后,先进设备技术跟不上且不提,就连落后设备的制造效率也迟迟提不上来。
& S" r- @9 y9 x0 L% c- J8 A# p
3 S& i, B, y2 z, }7 v: B6 P当年,相同制程,阿斯麦宣称“每小时可加工175~200片晶圆”,而尼康的数据是“每小时200片”。- }: D& x, I# l3 L% r5 M: l

- l/ _( c% E  s8 s& _但果真如此吗?这背后涉及到了一个叫做稼动率的制造业名词。简单理解为一台机器设备实际的生产数量与可能的生产数量的比值。
$ u1 i  A; `0 [+ C& l
7 O% y6 d( J/ Z& L! E使用阿斯麦的设备,三星与台积电的稼动率常年维持在95%上下,一个词语概括,靠谱!* T: x4 B! ^) Y! H  L' z

3 I7 B. Y6 V' x但反观尼康,被迫自研,什么零件都能做,但又总是差点意思。导致同一批次的相同设备,每一台的性能都不尽相同。就像买了二十台苹果手机,这台只能发微信,那台只能刷视频,剩下18台还正送检维修。
( _% s. o8 l( m3 m4 b( d9 w6 L7 I' ]0 Z+ b. f# H
设备虽便宜,但稼动率最多只能达到50%左右,对晶元代工厂来说,实在不划算。4 k: ^3 y/ ]4 x; ?' c/ b
; r2 v( }- ~5 G- ]
因此,英特尔新CEO上任后,立刻抛弃了尼康,甚至就连大陆的芯片代工厂都看不上尼康,生产出的设备,只能卖给三星、LG、京东方,用来生产面板。
0 K9 O* H  R0 X4 M7 Q: A$ @' b% b! c% j6 ?4 U
这边旧人哭,那边新人笑:2012年,英特尔连同三星和台积电,三家企业共计投资52.29亿欧元,先后入股阿斯麦,以此获得优先供货权,结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1 p8 e( K  x5 F/ p7 z# G% x- u0 x/ @

" A$ i- Z7 y: n9 v9 x" {; b! u站在EUV LLC的肩膀上,背靠美国支持,又有客户送钱,阿斯麦自此正式成为“全村的希望”,在摘取EUV光刻机这颗宝石的道路上,一路孤独的狂奔。. S, V$ T0 @0 Z) ~9 z7 r

7 A0 i2 h' b5 q2 n终于,在2015年,第一台可量产的EUV样机正式发布。正所谓机器一响,黄金万两,当年只要能抢先拿到机器开工,就相当于直接开动了印钞产线,EUV光刻机也因此被冠上了“印钱许可证”的名号。# C1 s/ m6 X: x0 F% I6 K9 T

+ a" C+ n" [7 n: i
光刻机大败局 4.jpg

# D: @4 {, v8 T- G! k; D% Z3 b6 }而在这台机器价值1.2亿美元,重达180吨的巨无霸设备背后,实际上90%的部件均来自外部厂商,美国和欧洲的更是其中代表。, F$ q* u& M" v
" ~. H/ h$ k0 n4 |; F/ g' P
整个西方最先进的工业体系,托举起了如今的阿斯麦。而一代霸主尼康,也自此彻底零落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 u/ l% P. a" p- ?! M% f9 n& F  V' S& b: f, n% n& T  s
远川研究所科技组- j- H; }6 L; [+ s
https://mp.weixin.qq.com/s/ITmynyJDstxrcAtO5_0Yrg& Z4 J, ]* ]. L6 J7 T
1 x% ^. Y- L6 w9 j1 s' N1 g

2 b* w+ {" F5 c) I# k
上一篇
下一篇


那一缕微光 「龙战于野」 2020-6-12 12:0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前排支持下
流觞 「出类拔萃」 2020-6-12 17:47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咱们什么时候也能自主研究芯片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大事记|小黑屋|古黑论 网站统计

GMT+8, 2021-2-25 03:49 , Processed in 0.033803 second(s), 21 queries , Redis On.

© 2015-2020 GuHei.Net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