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想做一件事,却无能为力的时候,是最痛苦的。 收藏本站
登陆 / 注册 搜索

查看: 5.1K   回复: 3

电脑里面的江湖 之 机箱

[复制链接]
发新帖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此用户名异常龙战于野 发表于 2019-4-18 16:15:31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我是一台的电脑的机箱,嗯,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叫自己什么,反正这台电脑里面的大大小小的零件,别人一般都看不见,如果需要看看什么东西的时候,按照我们这的规定,必须先通过我才能转达。
* ^6 u; ~( g3 f  n2 i2 K7 I" }: v, P+ S# D( b# v7 _
440px-PC_case_modified.jpg__电脑里面的江湖 之 机箱

- a7 P. j& w9 l. S, b9 T, K当然,我并不是我们电脑权利机关——他们只是通过我找人而已,你们可以叫我前台,外壳这个名字呢很土,但是也算是对的,呵呵。- A( z3 {+ o" d# ~) [) |

- I, Z6 Y9 n1 ]( t3 R; h/ B其实我几乎算是这台电脑的各种零件里面最不值钱的一部分了。我和cpu的身家几乎相差20-100倍,有的时候我也是很奇怪的,同样是一块铁,差别咂就这么大呢?. b1 _3 _* O3 o1 ~1 e) B  e! L
0 }+ b# f1 o( n# D' [' F
不过当外面的人来看我们这台电脑的时候,我就最喜欢听那些官员模样的人说:, U. G% f6 K% E! a: K9 F

* |0 s$ e! f4 V$ K# A% T看,你这电脑真得不错阿。其实他只是看到我的漂亮外表罢了:),他们才不知道我们电脑里面的零件一个个都是奇模怪样、灰头土脸的呢,呵呵。/ X* u$ C1 A' i. g1 K

+ u2 |' P  o$ d' E1 |' b我所知道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评价一台电脑仅仅通过他们对我们这些机箱的印象,而不是每个人了解一台电脑时,都会很内行地问:cpu是哪个厂家出来的?cpu什么学历阿?内存性能怎么样?主板架构好吗?什么???主板是从xx厂家来的阿,那兼容性一定不怎么样,我听说xx厂家阿…………嘘,这些话 别和别的零件说。唉!9 L/ c7 u1 b% Y0 u( d3 {

( V5 G2 S- X& C6 W我平时的任务,再还有的,就是保持电脑的外观整洁了。这是我的工作的重要一部分阿,所以我喜欢上班的时候也偶尔照照镜子,化化妆阿什么的。对了,我不知道桌子上那些书本为什么看到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同样都是女孩子,为什么他们不喜欢照镜子化妆呢。她们一定是嫉妒我 :(
6 R# V; B* `' O# l' |" m# O0 w9 ~, ]/ k; W) p. u" |/ P: E- \3 H
和我聊得来的,说来惭愧,就只有抹布了。她不是属于这台电脑的,她为整个桌子服务,偶尔还会去别的桌子帮忙。她闲着得时候,就会主动找我聊天。她很羡慕我,我看得出来,她总是耐心听我说我的电脑或者我的有趣的事情,等我说累了,让她自己说的时候,她就什么都不愿意说了。: [7 K9 ?+ i) l7 j5 Q1 J* r' z  G

2 E8 o; o" W0 E' i6 S5 f8 Y要说她也就总是反复说,她有个朋友的女儿,在一个贵妇人那做手绢的工作,是如何如何的显耀和高贵。我这时总是在心里想她真逗,把我们大家都不可能做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乐子,如果不是她的年纪太大了,我会和她成为好朋友的。& Z  _/ ^$ i0 {: b$ a8 y
9 Q4 N3 \0 B: o+ S1 p
我没有好朋友,我和硬盘内存他们虽然在一台电脑上面工作,但是我和他们真的很不一样。我不知道他们整天在黑屋子里面神秘习习的捣鼓什么。偶尔我也想和他们搭搭话,这时内存会说一些漂亮话,但是没有什么用,硬盘总是先笑笑,然后就不说什么了,最坏的就是cpu了,我和他说话, 他总是不但搞不清我是做什么的,而且一看我身上别说数据线,连根电线都没有,扭头就走了
; I  H( y) k$ w6 |
& s- ~8 Z- O" X: i哼,我不知道他们身上那些鬼数据线贵电线有什么好的。比如说声卡吧,刚来的时候听说是在什么名牌厂家里面用了很长时间才培养出来的,身价特别贵,专门处理什么什么工作的专家,数据线什么都先不说,光为了他装驱动都花了主人两个小时。结果一开始工作,整个房间里发出鬼一样的叫声,气的我们主人再也没有用过他。$ I0 P6 m; A6 i$ y+ p: z
9 [5 I( E' H: N& q% |
只不过后来来了一个主人的朋友才重新用他,说以前工作不好只是喇叭的问题,换了一个喇叭。我看八成只不过给替声卡一个台阶下吧,像我这样的,别看只用几颗螺丝钉就安装好了,从来都不会工作失误,哼机~~~~~
: _, W5 Z; H: U$ q9 r; M, Z& |( i  G( U; J8 v, ^
说到硬盘,他身上也有很多的数据线阿什么的,但是他就还好,从来不为这些鄙视我。他很厚道,什么工作短时间不好做大家都会推给他,好做的cpu都分给内存或者别人做了,声卡阿,显卡啊什么的也都总是欺负他。我对他说你身上同样这么多数据线阿电线阿,你为什么不反抗阿,他总是笑,也许这就是所谓性格吧,我想。. J7 t0 I) d9 P/ l" {
- |2 M0 d5 a# N
终于有一天,他们几个在开会,网卡反复对cpu说:主人现在需要下一部电影。cpu就很为难地劝硬盘再挤出一些空间出来,硬盘已经连续工作几个月也没有休息了,红着脸说可能放不下,但是鼠标和键盘两个对此都是不依不饶。我看到他们两个就气坏了,不就是总裁看电影的时候你们就可以歇歇了,这群小零件阿!!我跑进去,大声说:硬盘大哥,什么东西你那要是放不了,你放我这我替你看着吧。整个电脑沉默了半分钟,然后爆发了这电脑有史以来的最大的哄笑声。( L) I3 w. C* i+ K, S
0 |5 f# x" ^% X0 Y8 }
我哭了。不光是为了他们笑话我,还因为硬盘事后连安慰我的一句话都没有。抹布暗地里替我搽眼泪都好几天了,不过后来,我就很快原谅硬盘了,也包括其他的零件。我不是一个有记忆力的零件,我和硬盘不一样,他总是心里装着很多很多的事情,抹布说,那些事情多的惊人,比桌子上所有的书加起来都还要多。我不知道那些破破的书里面有多少事情,但是我相信抹布的话。抹布看上去很脏,但是她其实知道很多。
7 }; |. Y3 ]( e# U! y; J
% O2 u2 |  y- c: D. J$ w8 H/ U& B我原谅了硬盘,但是还是为他的忧郁感到难受。后来抹布对我说,我心里的难受之所以是因为积累一点静电,她细心地擦擦很快就发泄出去了。但是像硬盘,那些电都通过那些线流到他的内心深处,很难被宣泄出来。# V7 ~9 V. |. a  X5 t. K3 ^; o, t

% P- u5 l4 P+ }( y6 c) c+ I( o抹布叫不出那些线的名称,也分不清用途,但是她看的出来,那些线里面流的都是痛苦。她说cpu阿,内存阿这些零件,痛苦来的快释放的也快,只有硬盘这种性格的零件才会把痛苦埋藏在心里。抹布还说,像硬盘这样的零件,就算你去擦,他也未必能够把痛苦释放。  l& L% J/ }% x( S$ V3 a+ x# X+ [4 Q

6 y# S3 m( c8 @5 y5 ?我不是抹布,也不能释放硬盘的内心的电,以后我就不和硬盘说话了,但是我一直默默关注他的变化。我想我和他是永远不可能联在一起的,但是我看到他沉默的面孔还是真替他难受。有时候想,有一个零件能让他快乐起来该多好啊% Z3 M' N* r3 T9 y/ p% V- [, o' ]/ J' d* u
; N# ~2 y1 Y9 K, N% g- {
有一天,一个漂亮的女孩来拜访我们主人,她带来完全不同的一台电脑。我只看见她的电脑那么薄那么小,外表看上去那么漂亮那么苗条那么光彩照人,我一直对自己外表的自信都动摇了。抹布也和我一起挣大了眼在旁边惊讶地看,她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电脑,她本来想上去给他们服务,结果被他们的女主人礼貌地制止了。" }1 O$ u' j6 V6 V& M4 i/ F  O

" z# G4 Q, L: |1 I/ L我特别注意地看那个电脑的外壳,身上倒也没有什么电线数据线阿什么的,但是我看得出来,她肯定也是从一个很有名气的厂家用了很长时间才培养出来的,所以她的表情总是带着那么一丝高傲,她和他们电脑其他零件也不像我这么生分,她可以很轻松地和他们有说有笑的,这就是气质吧,我想。, k0 c& L) D5 Z1 ~% P
# I$ S% E8 T* S2 J+ m" K" m
很快,一件更令我嫉妒的事情发生了。主人在他们电脑和我们电脑之间联了一根线,突然,我惊讶地发现硬盘特别高兴起来。他那几天很活跃,话也特别多,甚至主动要求声卡放歌,当然,偶尔莫名其妙问我:你觉得他们的电脑怎么样阿。抹布对我说,只有可能他遇到了他能理解也能理解他的人。! }4 X9 B  a9 q" t

7 X" N5 y/ Y2 k+ b6 Y# j3 d+ R2 o我就不理解,抹布她和我一样 不能读懂到那根线里面传递的是什么内容,她怎么能这么瞎猜。那几天,我拼命地想读懂那根线里面流动的是什么,为什么会让硬盘这么兴奋,但是我看不到,而这么做的结果,只不过让我心里的静电慢慢积蓄起来。; b- B2 I/ }) O- t
" j4 [/ t3 N3 r5 j: s+ ~
我心里的嫉妒开始疯长,我觉得硬盘肯定是看上他们电脑的外壳了,我对抹布说他们电脑的外壳真是臭美,薄薄瘪瘪的,黑不溜秋的,有什么好看,抹布也很同 意我,我又接着说硬盘也很不好,硬盘真贱,真贱对于我们零件来说是很难听的话,抹布就让我别说了,然后轻轻地擦着我。我只希望这日子早点结束。
& X0 M$ j9 R' Y8 w! _  i5 U0 C8 ^; q( s( i' ~
终于等到结束了,一天,那个电脑的女主人蹦蹦跳跳地来拔那根线,手一碰到我身上,立刻被电得跳起来,我听见她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对我们电脑的主人说:你赶快换一个笔记本得了吧,你这电脑土死了!什么,她要他换掉我们,我懵了,她还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恶心
  i8 K+ H. C6 K, k- a# @( Y) s$ ~% c
但是后来很快,主人真的决定要换电脑了,大家要散伙了。我看着他们不再整天开会,而是忙忙碌碌找自己的前途,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没有什么事情做,我哪儿都不想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硬盘,度过我和他最后的时光。
- M) t: j0 C+ Z3 W- L+ h& h6 E
- j% V" T9 d* s/ f7 N: U主人看上去对别的零件都不在意,就是对硬盘特别客气,好像是希望从他那弄一些什么东西转移到新电脑上。我不知道硬盘心里面那些比书还多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从来没有看见硬盘的脸那么红过。难道剥夺他的一些记忆比把一些工作强加给他还让他难受?后来硬盘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主人弄了一通宵,好多主人的朋友都来帮忙也没有办法。
7 F3 w0 ~  Z9 D2 i- j8 n+ c/ J4 C# |9 _# V' {
天亮的时候主人发怒了,说要format了他,后来又扬言要砸了他,最后还是决定把硬盘送废旧店回收。$ D2 H# i2 H2 X/ l+ _) U& s

- Q( d. t! P; D) m0 ^; p( Q: V4 Q硬盘走那天,我被拆下来,放到一堆杂物中间,没有见到他,也没能送他。抹布见了他最后一面,抹布告诉我主人最后还是动了感情了,让抹布好好把硬盘擦了一 遍。硬盘用最后的机会对抹布说,他既不恨主人也不恨其它任何零件,他也再没有更多的遗憾,他说只恨他有太多的记忆,也就有太多的期待。他说他愿下辈子做个比我更大机箱,可以在我外面好好保护我。
" R5 c$ q+ Y1 e# {/ V8 n) G7 x+ z  \# y+ T- d, @/ c8 v
再后来,抹布也把我擦了一遍以后,我也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a6 f& _* ]* r

1 T$ I& o  u& h5 |( A& F

左岸云烟「出类拔萃」 发表于 2019-4-18 16:22:40 | 只看该作者
在逐字逐句地看完这个帖子以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震撼啊!为什么会有如此好的帖子?!我纵横网络bbs多年,自以为再也不会有任何帖子能打动我,没想到今天看到了如此精妙绝伦的这样一篇帖子。
渡年「出类拔萃」 发表于 2019-4-20 06:39:06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个帖子,下班咯~
hhjj543212012龙战于野 发表于 2019-4-25 14:17:56 | 只看该作者
顶顶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小黑屋|Archiver|古黑论

GMT+8, 2019-11-22 23:42 , Processed in 0.095613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 2015-2019 GuHei.Net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