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一个人,并非不再想起,而是偶尔想起,心中却不再有波澜。 收藏本站
登陆 / 注册 搜索

阅读: 3.7K   回复: 4

[# 生活]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心微凉 「龙战于野」 2018-10-28 20:50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费劲心思逗你笑的人,终究比不上你一见面就开心的人。

2017年春天,张瑞冬正跟自己的小伙伴在新租的办公室侃大山,突然接到了老妈从内蒙老家打来的电话。
7 A4 }( V  E) s  A
) v6 T* h7 m) g, T4 H8 A8 Y儿子,你跟妈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偷拿我的身份证,做洗钱的黑生意?  I3 M, F( L: k0 F
8 }' b' X$ u9 E9 S4 ?: U
电话那边,妈妈极力压住声音的颤抖。
, q, C! w/ i; r! r% V& X( Y: ~0 K3 b7 u/ [3 V+ |& y" g
张瑞冬是中国黑客圈知名的“冷面杀手”,但在妈妈眼里,他永远只是一个1991年出生的孩子。妈妈知道张瑞冬在做“黑客”方面的事情,但具体做什么,他从来不说。3 S0 W3 ]# |: j6 a. O
4 [, u4 L# x& E. A8 w
时间闪回到几个小时前:
: N& K$ ]% K+ s% |6 t: X  e% q% C* h$ w" r+ i0 i5 l
这天中午,妈妈接到了一个“国安局”打来的神秘电话,说她的身份证被人偷偷在广州开了银行卡,已经做了很多洗钱的犯罪活动,这个罪起码要判20年!她立刻联想到自己的儿子:神出鬼没,每隔几个月就给家里打些钱。。。1 i: {% \" X. G& T" ]: }8 O' J
% H6 h9 q8 l9 X% D
越想越觉得种种细节都对上了。她下定决心,为了给儿子“减刑”,坚决配合“国家有关部门”在电话里的指示,给“保证金账户”打过去了三万块钱。又冷静了好几个小时,才鼓起勇气拿起电话质问自己的儿子。+ `/ Q% h8 Z( `0 p1 E- c
6 y8 o9 n0 [5 l: W0 z
听到这,张瑞冬才从一脸懵逼中醒悟过来,老妈刚刚完整地 Cosplay 了一次骗子导演的电信诈骗。
3 A# u* M) ^' {2 L
5 u4 i/ h. Z2 x我做的就是网络安全,但我妈却还是成为了电信诈骗的受害者!
& V7 c& v0 T7 j0 n4 w' ~3 z) x# F1 `
& K5 Y% v+ ?; w& S9 h2 ^0 ~0 G张瑞冬当时一拍桌子,骗子你给我等着!反电信诈骗这点事,老子 TMD 干了!
6 X+ i+ D# c0 L% a: ?7 x. u8 x4 r4 ]
那时候,张瑞冬实际上已经创业,做的是一家信息安全大数据公司。他一狠心,把已经到账的千万融资原路打回资方账户,跟人家赔礼道歉:对不起,我们的业务方向变了。。。。
& c1 U8 z* I9 D2 u0 z4 p% l( [( V* T5 Z5 o( t  N" n: d; p7 I3 C
谈不上轰轰烈烈,“无糖信息”就这样成立了。
6 r2 Q$ Y4 W6 S; o7 W6 e; x% v6 _' j" i2 _. ?5 s3 |  v# r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11d1e750142cc4a8d293e617594a1032_hd.jpg

, [  Q* V" I# N' y  u
$ ^4 `7 m! o8 w- G3 T0 R" _
(1)

, F8 |0 O9 R5 e8 M我认识张瑞冬三年多了。他是我知道的黑客中,最像黑客的一个黑客。2 Q: h$ m* ^$ g4 {# z
' U/ C& L2 c  I( `" d- q3 n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3fc4e85ff0074e888b713b9e390e4e48_hd.jpg

- W( z8 S; m% U: Y4 E给他一副键盘,他就可以出入任何一个网站。
3 {8 r; G, ~6 w5 A: t7 U3 {0 R$ U: c
如果再把鼠标给他,他能上天。
+ H' V2 r1 b+ r0 i
* D, ]7 ~# d0 I8 E第一次见他是在2015年乌云白帽黑客大会,他在台上拎着两瓶啤酒,一边喝一边轻点鼠标。为了证明信息泄露的危害有多大,他定位了全成都的出租车,信手翻出一个表格,满是互联网大佬的真实住址和电话。
+ _4 _- P: C( Y, H4 |9 Y: ~/ Z/ h1 M1 v. q" @
Only_Guest 是张瑞冬,张瑞冬是 Only_Guest。当他戴上假面开始“中老年网上冲浪”之时,张瑞冬就成了 Only_Guest。这个 ID 翻译成中文意思是:只是过客。没错,如果一个防护森严的网络堡垒里只能进来一位过客,那就是他。( S2 l8 j: D( k+ X0 X
% r3 ^, \4 D2 z0 @/ u5 G- E7 @3 Z
非要想象的话,他大概就是《美少女战士》里那个“夜礼服假面”。Only_Guest 总能在无助少女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们面前满足各种需求。当然,阻止你这么想象的唯一障碍就是:Only_Guest 的吨位有点超标。* Q+ n8 |/ _: x7 r5 r
( ~2 w- Z0 l, Q

/ y' [1 r) U9 w. B' _7 W张瑞冬是内蒙古人,富二代,家里有草原,理论上可以随便爱上野马。但他却放浪不羁更爱自由,从内蒙漂泊到长沙,又漂泊到北京,最终落脚在成都。
5 U3 @1 ~$ {7 |4 d: g% t7 O
- X! U& N: c% o+ u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9 Z5 x- m% Y0 e5 z8 w& p4 g# A( Z1 }

) N. D% e% g/ D- a2 z1 H
(2)
# g7 h; t/ p, d( B7 ^
无糖信息这帮哥们,是他的黑客“团伙”:PKAV 的原班人马。
# G: g! x: W5 t% Q; f5 T- d5 k  h
' p9 m) P+ C( N8 }6 S9 A2 Z多说一句,PKAV 是张瑞冬13岁时就组织起来的民间黑客小组,几经易名才叫 PKAV。没错,这个名字的含义就是你想象的那样。他们队伍的口号是:誓与 AV 争宅男。
$ n. }% V, B9 a% _9 U, |" j
3 y) I$ D1 `, C7 N  p8 _( F说老实话,这个口号不怎么成功。这么多年,PKAV并没有从 AV 那里招降多少宅男,但平胸而论,队伍里的每个人的黑客技术都是这个国家顶级的。
5 G! \& e; k2 S& r* I* x: P1 o  i" Y$ U& w! A- t7 S. j
到现在为止,PKAV 已经十多年了。3 s6 \- u) P( i# c; B

0 I! x# O- H3 u" C, Q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1a09309866c415dc4d2c1012e9c3a0aa_hd.jpg
, b' b8 T' i. a- ~7 q( `7 k7 v8 ~
左上角第一个人物就是张瑞冬,完美诠释了“人照无差”。; N# E5 \3 u' n) w0 Y- A+ v

$ D+ ^% ]% j/ M$ ^
6 ~$ J/ O/ v# E7 j. S( R这么多年兄弟们一直跟着张瑞冬,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每次出去吃饭唱歌打豆豆,都是他结账。
4 t) {8 N9 T7 V8 B0 V7 e  T$ A
& _9 y* O0 t' ~  I4 {' Z$ }) [, Y说回那天,张瑞冬特别内疚地跟围坐在火锅旁的兄弟们坦白: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创业的方向要变成“反网络犯罪”了。兄弟们一脸平静,行行行,反正你干什么我们都跟着你。来,服务员再加两盘肉。4 ~" f: m) }3 Z9 y
# C1 H, a) _: W* ]  S; ?% p
事情就这样开始了。9 b; j3 _  u1 j3 o" Q

. W2 I8 x/ V: u不就是怼骗子吗?无糖信息的兄弟们剃了平头手拿板砖,下定决心不是弄死骗子就是被骗子弄死。上街走了一圈,看谁都不像骗子。% y4 n+ p) q% Y

5 c* x, g: i: Y# `7 ]于是他们制定了第一个小目标:先找到骗子。
# ~+ O' l9 _7 h1 }; T% V, E3 k! e" m5 w. \/ z' v7 S0 y4 A
无糖这帮黑客们,闭着眼睛都能黑掉互联网站点;但是“反电诈”可不一样,这得通过完全不同的电信网络,电信网他们不专业啊。。。
- `) B2 c% S. x. Y
# w: U; \$ l6 r& I  `( ~7 h于是从2017年5月开始,九个创始人猫在屋里,从头开始研究新技术。两个月过去了,他们拍拍胸脯,给自己发了九张毕业证。- f. b# |" P! k* b. I" s  j) e

+ w. t" k* |/ e" M) k8 o他们已经 get 了一种技能:“追踪诈骗团伙”。7 N8 r7 r) ]- }$ O* l
4 k" _2 k) }* S/ c
这意味着,一旦他们顺着诈骗电话追踪到某个诈骗窝点,就可以得到很多“一手”又“具体”的信息。
7 ?8 S1 z* \3 ]
& X) X4 F8 @& {# {
(3)

1 V6 C- [0 h( \& q' L- T1 v让张瑞冬永生难忘的,是他在2017年10月从一个已经控制的诈骗团伙那里获取到的一份电话诈骗录音文件。. R* r! X8 |0 k2 C+ S5 F4 ^
1 O9 K4 i& V; {+ d6 i" P% Q
这天晚上八点左右,吉林通化县的一个老人接到了陌生人打来的电话。
6 J: a- j1 C' S& q3 ~) W+ i9 L+ ^0 X' m( O$ V$ D2 a' j; U
通话一开始,骗子就伪装成国家安全部门,劈头盖脸就吓唬老爷子,说他涉及了机密案件,涉嫌危害国家利益,必须马上配合调查。
$ S# c, b* ?6 C0 ]5 L$ w3 N6 h0 [# P& p$ b
结果,老爷子马上变得严肃起来。原来,1944年出生的他是个老党员,已经七十多岁了。老爷子当了一辈子中学教师,这一生都在心心念念为这个国家做贡献。
4 T+ K. `1 X0 n8 j& I: t' x/ v
5 O5 E3 q+ m. ?1 h% ^骗子继续假装国家工作人员,让老爷子“交代”自己的资产情况。1 U2 s% Y) i2 @' l9 C
6 V  k& D7 G1 o3 F* n1 O+ k2 u
老爷子说:我有两张存折一张银行卡。一个存折用来领每个月的退休金两千多块,从上个月开始因为政策变化,需要多扣三十几块。我会把每个月的结余存到另一个存折上的定期里,将来给小儿子买房。银行卡里是小儿子给我让我去旅游的五千块钱,我没舍得,也留给他买房。小儿子很孝顺,但一直凑不够买房的钱,我得帮他。。。
7 D$ ^  Y& H) ~0 ^7 ]" L
! a  F- Z6 z8 B: z前面的“摸底”花了骗子一个多小时。按照“剧本”,摸清对方有多少钱之后,就该指挥老爷子去银行转钱了。但是此时,银行已经全部下班了,而老人不会用 ATM。0 A, n5 `( k6 `# Q
: V; A+ K3 B4 k8 N
骗子在电话里说:明天早晨九点,银行一开门,你就要配合我们到银行把钱转入“安全账户”。记住,这是关乎国家安危的大事,当地的派出所和银行都不够级别,不能知情,所以不要和任何人说!1 \: u8 u- E6 m- N) m' i' T3 n
) w8 y; c$ K1 h7 b& g$ W1 z0 H
张瑞冬和兄弟们戴着耳机,听到远在千里之外的老人语气决绝地答应着。3 H5 Z. ?, e( `/ I, s6 M

7 B9 N5 d7 Y. y7 v* ?5 l毫无疑问,如果袖手旁观,第二天老人一定会把毕生的积蓄都转给骗子。他信了这个国家一辈子,难道七十多岁的时候活该落得一个被骗得倾家荡产的结局吗?
  b* V& f; c" {6 i! l) |1 Z, \( O
虽然每天被电信诈骗的人成千上万,靠一个一个救根本救不过来,但是他们听完这通电话,一个个攥着拳头,眼睛都红了,这个老人说什么都得救!. E1 @% b9 I' L, c
3 Q1 M& F2 w. I' m% ^0 U  I( y
他们定位到,骗子团伙的肉身并不在中国,而是在马来西亚。而老人远在吉林通化,现在买飞机票从成都飞过去,恐怕都来不及了。况且,那么大的的通化县,怎么找到老人呢?如果现在自己拨电话给老人,告诉他受骗了,那怎么解释自己是谁呢?3 z6 _! a. }  o" C% S& r; G
; v8 b1 k8 i6 `/ _$ v5 F0 h
幸好,PKAV 过去几年一直在协助执法部门做一些保密项目(这也是之前他不能告诉老妈自己在做什么的原因),认识一些相关部门的领导。* K2 o5 ~. U' z$ `& @5 u
2 Q6 ~& D  @0 ^0 R% f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试着给一位领导发了微信。
2 J2 c+ n( `( f3 m/ B' V6 {  h6 l, E
领导听完,说:瑞冬,这件事我帮你解决!( \  A' T9 b! U3 ^  s3 m, y% A

* t0 L4 t; d& o" |# x6 n当天晚上,就在通化县的那个小屋内,各路人马开始了“轮番轰炸”:! M6 H3 i& r# [4 @

9 z" Z6 e7 X2 F5 \! q6 F/ g当地的派出所先是给老人打电话,告诉他受骗了。老人坚决否认。
$ q6 {6 u8 Y. q1 y1 t; E
5 G) p6 I* e1 K6 {民警一看不行,连夜到老人家里面对面劝说,老人还是不听。坚决说自己在帮助国家,小派出所无权干涉!; G6 X! ^% C/ O) A5 k6 W" U5 B$ M
3 t; s3 `$ J' b5 X
公安局只能把老人的大儿子、二儿子全都叫醒,到老人那里围着劝说,最后的最后,老人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原来是上当了。
7 H; N: g; H3 C, Y: P8 u
* V" y( H1 O5 d. q! q8 G; N) f张瑞冬接到电话,说老爷子被劝服的时候,离天亮已经只剩两个多小时了。
; e- q! p7 }* r+ o) \! h* i
5 x6 j7 C$ }; n1 B% Y$ P% r- A) ]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经常一副满不在乎表情的张瑞冬神情严肃。他说,从这个诈骗电话开始,哥几个才下定了必死的决心,要把“无糖信息”做大,跟这帮不得好死的骗子干到底!# ~/ O8 Q$ M& \6 Z
( g7 M& G6 q( i0 u* F6 v/ n" a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cbf931172a3c1b9a321d6cbe784749fc_hd.jpg

- r% l; h) I. i2 ^- a这是无糖信息总结的各种诈骗剧本,戴上耳机,还可以了解真实的诈骗套路。5 J6 P" k1 p+ K. O; k9 f& h

1 M* S0 e9 f# q3 B  H# W% U2 g  W& b# |, K- i& |' J5 B
(4)
% _. b9 f* j$ E  B
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张瑞冬他们开始用各种方法追查骗子的踪迹。
+ {7 y. z. o2 I# J2 W& Y& p
7 P; `9 p) K$ u- v6 b9 Q$ Z" x调查越深入,他们越发现,当今的骗子并不是靠“散兵游勇”走江湖,而是有组织有规模的“集团军作战”。
7 n& w; l# Z, ^" i; v9 K, L, c; n* n$ \4 q6 l
具体来说,骗子们会去国外,租下一个不起眼的民宅,然后有智囊团(有些甚至有心理学背景)专门撰写“诈骗剧本”,再由骗子们坐在同一个屋子里,伪装成电信运营商、银行、公安局、检察院等等人员开骗。。。
4 z/ n2 i/ h$ X/ e  @, _( a! {5 b8 k+ L0 y& u6 g" W+ R( _
有一类典型的团伙内部,骗子分“三级”:
5 s# x$ `4 j5 o3 ?9 {: M" M2 J6 h; R( r) c$ b2 L8 f9 ?3 v1 g3 {
第一级骗子假装运营商或者电商的客服人员,跟你说一个例如电话欠费或者购物物流出故障这种比较小的问题,引诱你转接到“某地派出所”询问详情。- \7 k( E/ u$ }! n, ~

' ~" A5 s6 }4 v) p/ H第二级骗子假装派出所民警,煞有介事地给你一查,吓唬你“事情可大了”,你可能涉嫌犯罪,如果坐实至少要判十年二十年,需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做“电话笔录”。然后引诱你跟“检察官”接触。' X. i& @. t' P

! E& u) h' q, ]) g4 S第三级骗子“技艺”最为精湛,他们假装成检察官,给你掰开揉碎地“普法”,让你缴纳“保证金”,或者加他的QQ、微信,保持长期联系,反复骗你,直到你花光积蓄甚至负债累累,有的能骗到大几千万之多。% l% _9 M/ g# X6 U0 G4 ~

# Z  Z; W  w0 H% a! G1 L' O* U说来你可能都不信,骗子们面前的电脑上,装有一套功能齐全的“诈骗专用软件”。
2 s0 v. }' l- l2 m* P/ Y9 q2 w
7 }) A& Q0 D: H8 ^( G4 ~每一级骗子都会把套出来的个人信息在软件页面上勾选或者填写,这样,下一级骗子一上来就跟算命先生一样,能说对你的姓名、住址、家人姓名、兴趣爱好等等等等,让你深信不疑。
: N! d* S* D8 [7 B2 ~1 v* T' d+ W5 j/ C  H* z
然而,这样流水线一样的诈骗产业,却给了无糖信息这帮侠客们一个绝好的机会。
' ]4 h" U  R* @9 j4 q7 [9 v& S3 x6 y, E5 g. \8 y8 Z  L
你看,凡是想做这一行的,都会去购买极其特定的诈骗专用软硬件,所以只要我们在网络中发现了特定的软硬件,就百分之百肯定他们是骗子。
# V- @/ t0 _+ n6 ~; q2 \/ o
& i$ g" ?2 o6 Y* C6 M/ u" n# W  j3 r张瑞冬挑了挑眉毛,傲娇地说。
$ L* s/ h( I) a- ~9 {
" Z  u* u( Z6 d+ g6 g; S+ \2 Y就这样顺藤摸瓜,这帮侠客们卧底的诈骗窝点越来越多。他们甚至利用全球电信诈骗数据画出一张地图,在各个地区标出骗子们出没的位置。# D5 V' a( U- k* u* u+ i' M
/ {. q( n0 K, n4 n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1e06794024e9987aa6b4e9b2586498f8_r.jpg
8 @* x9 H! K( o* C
根据诈骗数据,可以做出实时诈骗预警
7 n5 S4 {# e7 |! R: h
& S, _- V9 t& O& j+ I9 ^
(5)
- z6 j3 M5 @, n
看到这,你一定会着急地问,既然都能定位到骗子,那为什么不去抓呢?: }' z/ A1 |. ?! Z1 |
9 O; `6 Z* r' N' g! M
张瑞冬一脸无奈。第一,无糖信息再厉害,也只是几个屌炸天的黑客成立的公司。他们不是警察,哪能随便抓人。第二,骗子绝大多数都在国外,是通过网络电话拨回国内的。即使是警方出动,去他国抓人也要走国际合作的流程,好歹都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而作为骗子,骗少了不够量刑,一旦骗到“大单”几百万几千万,一个小时以后就可以把钱转走人去楼空,渣都不留。
% [8 k5 Q  W+ {% V3 C
& X+ K+ z+ j4 c  C2 N5 c8 c4 D虽然各地的警察叔叔们每天都在抓坏人。但对于骗子来说,办成一个大单,就够两辈子的花销了,他们在用人生全部的智商和警方对抗。4 L; j- F+ a9 Q4 k; w: C- u
6 r  s3 {0 ~+ G3 Q; W& n$ _: r& K2 K, W
在无糖信息开发的反诈骗系统上,我能看到全世界骗子正在实时拨打的电话,有的仅有几秒钟,这说明对方识别出了骗子,给挂掉了;有的持续一两分钟,这说明接电话的人最后还是识别出了骗子,问题也不大。
$ t, P. ]8 L% N' Q: n. ?' u2 D" G! r. Y  q- @. x8 t* `9 _1 ^! R
往往一个深度诈骗从开始到结束,这一通电话要打四五个小时。一旦钱被成功转到骗子的账户,他们立刻从一个账户转到十个“二级账户”,再从这十个账户转到一百个“三级账户”。这时,全国各地整装待发的“骑手”骑着摩托车各自拿一张卡,飞驰到最近的 ATM 机蒙着脸把钱零着取出来。从诈骗成功到“骑手”取现,最快甚至半个小时就能完全搞定。
" L$ J( b* K# s# |  T
$ c4 \( Q4 s1 T0 T( l# C+ o7 F如果警方不能提前得知一个人被骗,就算是被骗的人一挂电话就马上报案,公安局也得协调银行,在半小时之内把上百个涉案账户都冻结,才能避免悲剧发生。! g: i6 n8 v  c

5 {. G- l& \5 ^6 b* Q" X4 z这简直是让人心碎的生死时速。
6 E! X4 E/ l" |
$ `: p2 F. w, t) `& b& c张瑞冬告诉我,这一年来做反诈骗,他去了全国各地拜访过很多警察叔叔。他们比张瑞冬更恨骗子,提起骗子,恨得砰砰地敲桌子。! A: ^7 _3 g# G+ ]9 `

+ o/ C- v  }; S5 M张瑞冬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和一位退休老刑警喝酒。老刑警给他讲了前两年一个年轻人受骗的故事。
) l3 p  D1 ]+ q6 j# E+ y8 D5 N! Z* P/ y. g2 M3 A9 x
小伙子被骗子骗到四处借钱,连姐姐买房的钱都转给了骗子。他在公安局门前撕心裂肺地喊,一个星期不抓到骗子,我就要去死!但那时候警察的技术有限,真的是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找到骗子。后来,那个年轻人再也没有出现。+ i4 U5 p8 c' {7 H/ y8 h
7 }8 h$ `% u6 H
老刑警喝干一杯酒,已经泪流满面。/ n2 y9 O, b( Z( l6 t1 C* z
1 h- r7 D. O: T4 v2 o9 s2 k
没有过硬的科技手段,不仅定位不到骗子,就算定位到了骗子,也没办法找到足够的证据。, t: j1 ?  K, k: i! E* d
3 {& y5 U5 l* a; T" W
由于电子证据特别不易保存,所以一旦警方被犯罪分子拖延几分钟,用来治罪的硬盘可能就被锤子砸烂。为了争取销毁证据的时间,有一些窝点,诈骗犯居然掏出冲锋枪来反击。比如下面这个新闻。# o3 t5 p6 x! N2 m% B
, Z+ o( o8 {2 h) E! ^& D. m3 M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6201f2bb893b8596a14a5c0a63737a98_hd.jpg
5 F& {  U3 g7 y! S
由于诈骗分子身处海外,有很多还是台湾籍,更是让事情变得复杂。
3 d7 t9 u* |# Q/ t3 X! Q" w; a# e0 x, b8 U
比如某个在肯尼亚境内对中国拨打诈骗电话的台湾籍团伙,居然被台方当局描述成“子民”,说大陆“非法虏人”,要求遣返。
* P$ M% N: t" Z" w4 D- C. Q
* R$ L' p' A0 _4 {2 c* f% M; W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e3d8a32fdb9319bd93cddf033d3ce24e_hd.jpg
  }2 [# P, K2 f) P: U
以上图片取自台湾媒体
% s2 Y6 a1 Z5 o7 I- A
6 E, [, w2 [! l0 d2 M0 j9 e6 U
这就是我们和骗子对战的真实战场。
& f8 A* N0 c; p" d
, u* d" F+ j/ F' d- L2 m2018年2月初,张瑞冬突然在无糖信息的系统上看到一个奇异的现象,一直跟踪的诈骗窝点一个个都暗了下来,诈骗电话的数量急剧下降,几天之内几乎降到了零!他非常欣喜,难道骗子们都改邪归正了吗?翻了翻月份牌才知道,原来骗子们只是回国过年了。。。
# m* K9 l/ {  `
1 f# e" b, O: o3 G) L  @, m闭上眼睛,我甚至都能看到这些骗子们”衣锦还乡“,拿着几百万买房买车,肆意挥霍。3 D$ M+ j% N8 E# _: s) r  U$ k( h

. S! H! |+ G, W' w他说。6 \  C$ e' S) s+ {( u! X. O& G

! h" F* G* `  b4 E- j偶然有一次,张瑞冬听说了这么一件事儿。骗子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妈妈在电话那头叮嘱孩子:“儿子啊,你这个月只骗了二十万,咱们家的生意都不好周转了,你得努力啊!”* Y" N/ {+ q" J
* a5 ^# ]' _; n# h* T& Y7 h
这就是一个母亲对儿子说的话。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死都不愿相信。  |3 V( Y: p1 i0 C

& p$ f7 @7 w- S; I: H5 ?# H5 [' D/ f( n/ _) H# N+ ^
(6)

' _* I0 _( ?3 D! a怎么办?1 B( F% v1 l5 @6 h0 ]

5 ^( e; A+ m! U3 A4 e  z黑客不蛮干,他们靠智商。
4 d& A+ B) ~7 J! p+ H. C# a
( ^* q$ I! W( w, Q骗子在国外,目前肉身缉拿确实存在困难。但只要能早一秒发现骗子在行骗,警方就可以早一秒打电话过去提醒受害者,骗子就少了一秒“强力洗脑”的机会。5 C/ E8 W1 ]8 d' Q: z  M/ A8 [

8 J- a, B3 \; e+ a( }所以,张瑞冬得出一个很朴实的结论:要尽可能地帮助警察叔叔,给他们最一手的信息,让他们至少可以打电话给被骗的人做出提醒。(由于在网络世界里掌握了骗子的动向,在诈骗电话拨出的那一秒,无糖信息就能掌握它打给了谁。)
& y1 Z& H7 ^( s9 V7 `' S1 u+ N5 m& \2 L
他给我算了算:单独说危害最大的“公检法”诈骗电话,每年中国人接到的大概是一亿通。平均到全中国每一个省每一个城市,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被诈骗电话“轰炸”。
2 `" ^4 ?9 @* n3 e& R/ k+ |8 t4 d7 K' ~9 }0 o2 A
虽然之前和一些公安机关有合作,但是在全国范围内毕竟还是少数。得让更多的公安局派出所都装备这一套系统,才能基本和骗子打个平手。+ q2 b+ E  g4 l0 k  T! o+ B* M
4 G6 T9 ?6 {+ J4 r$ x# R
于是从2017年10月,听到那位吉林老教师被骗的电话开始,兄弟们就加班加点,把自家开发的诈骗预警系统做了个“简单版”,免费给各个省市公安局试用。
( P  j1 d$ W/ K' r9 d" f$ B
2 q5 w. o/ S" w: g1 v这一用不要紧,公安局告诉他,每天接到的电话诈骗报案里,有 95% 可以在系统里直接追溯到线索。这个准确率,意味着无糖信息已经掌握了绝大多数(目标是中国的)骗子的动向,这让张瑞冬着实 Happy 了一阵。! t( `6 o0 e% Y2 D% m3 L

6 @0 S3 a7 k4 c5 [张瑞冬自己都没想到,无糖信息能在警察叔叔那里火得这么快。。。不到一年的时间,全国已经有六十多个省市的公安局使用了无糖信息的反诈系统。
  O5 |! y, Y: y& z* g) c0 l4 w: o: |& o) l3 @7 \8 i8 w4 |* j
这还不算完。遇到案情比较复杂,警察叔叔技术资源有限的时候,还会授权无糖信息帮助他们进行“技术攻坚”。
0 I* A- R4 Z) b0 E$ X4 r( C  B3 Q% K) B* P# Y+ I" l
就这样,无糖信息从九个人火速变成了五十人。张瑞冬说,要不是办公室的墙挡着,而新办公室还没装修好,现在公司早就扩到了一百人。。。
0 U' |% _/ i2 \2 C/ D. F
9 ~& g3 [+ d: c搞定电信诈骗,他们还觉得“不过瘾”。利用这一套经验,他们又开发了“反网络传销系统”,“反网络赌博系统”。最近,他们还在尝试对假钞的黑色产业链进行追踪。
3 X2 i! R% ]5 X6 P. k3 q
* E- V& Q: w& q  o“假钞还和你们有关系?”我很惊讶。
- k/ h0 ^# I- p7 V# t$ d- {5 C+ e, C  {/ P; t
“当然啦,很多假钞的渠道都在线上。总之,我们未来想做的,是打击全量化的涉网犯罪。”张瑞冬一脸坚定。, s, `4 N1 x+ B1 C

* T$ M4 H1 W2 A* T; C2 j5 \为了这个目标,他还需要更多的伙伴和资本。虽然已经光速融了两轮资,但是他告诉我,自己计划继续见一些投资人。5 L3 `# j* S' @, C( O- V

4 R6 n) j& I' |“向涉网犯罪开战,这个事业才走了第一步。”
( H7 C5 J9 Q# s  `2 I+ Y# A- E3 e6 i- b# O6 ?
他说。& c" G( N# n0 }* {8 R% q5 C$ N; [4 B
5 g' w  v) D4 k% A
(7)
9 z6 J+ g; |3 c. T" [4 y" G
虽然张瑞冬死活不承认,但我觉得这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创业。(他说过去在安全公司的时候,自己投资做过两个约p App。。。)6 H4 ?1 X% i% Z( h/ E( h

7 u# Y3 T7 s' ?& L$ I0 h2016年还在安全公司当副总的时候,张瑞冬管理五十多人的渗透团队。那时他的状态是:每天睡到中午,吃完饭去公司签几个字,下午跟手下的黑客们谈心。谈心的方式包括:一起吃火锅,一起去酒吧,一起打游戏。谈到午夜,黑客们鸡血满满地回去继续撸代码,张瑞冬回家搂着女盆友(们)碎觉。
1 }/ O) n- O- Y& W/ Y
, D5 e8 I  i, T2 X但自从创业以后,张老湿整个人都酸爽了。
3 M7 a( J7 y$ Q+ B* D6 k5 C2 a+ O- Q% p) L; ]0 K. m* q
每天不是到各地公安客户那里谈合作,就是在办公室指导兄弟们撸代码,为了稳住家庭的大后方,热爱自由的张老湿居然和他温柔善良体贴的女朋友结婚了。- r. o) X* B; }3 e% ]1 b
: i$ d4 F' l/ i$ `- T5 Z
当然,这不是主要的。
* \- n+ O! q5 f8 T& y
* e) [9 G  `3 E( A“最难转变的两个字叫‘人设’。”张瑞冬感叹。$ G2 x$ c+ C  K# A
/ E8 z& J5 @+ v. _
过去十几年,我的人设一直是个技术大牛。一般是以顾问的身份参与到项目中,除了技术,其他不用多考虑;而现在我变成了一个标准的“创业公司老板”。大到公司经营、员工管理,小到每一个商务接待的细节,一份资料一次讲解都是我要思考的。+ \% S; k0 U# a" \9 c+ e

6 Y' u/ r2 u: ]& h人设变了,心态就变了。
/ h% M# `6 s; z0 q4 `% N# e
8 y- O2 {: I+ e# w! B. h/ u公司初创的那几个月,是我一生中最难的时候,感觉肩上扛着千斤的重担。" n( R$ X$ o, F. e) F5 U

0 u+ G; _' m, [6 T7 ?% f  O兄弟们负责技术攻坚,我白天跟他们一起讨论系统开发的技术细节、架构,晚上拉着副总一起谈未来的业务发展规划,平时再兼职商务、售前、销售全国跑。。。回到家,满腹愁肠还是微笑着跟媳妇儿说:老婆,我回来了。2 F  A$ l( M8 s, e

1 t3 b9 l& r  m" t3 \兄弟们跟着我一起创业,我必须带着他们把事情做成功了,才能给他们一个交待。
9 B; `; T/ M% W
: B. q9 o; K1 E张瑞冬从来都是一副钢铁直男的形象,这也许是他为数不多柔软的人生独白了。
1 s9 v: j" x$ N) X7 y0 M& z
1 M/ l* j$ R2 }. k' N3 w  G. a想了想,他又笑着说:我适应能力很强,我在农村出生,那时镇上也就横竖三条街,到后来各种不能描述的大场面也经历过,这些都不叫事儿。9 m" w$ I: u7 n0 \" o" s

% F& y5 A, [( l; m$ \$ ~我觉得他说的对,当一个悬壶济世的神医跟你谈起来“人情世故““和气生财”,才是更多人得救的开始。在这一瞬间,我仿佛看到过去那个赛博世界的侠客,从精致的舞台走向泥土凡尘。7 }" I( [- t0 G$ M6 e. a

7 {4 F( G4 h9 a) m- T7 q2 n这未尝不是人间的幸事。
; L" h0 o  Z, b0 X% j! o
" `% l5 {# p2 M7 T; p7 S& W
国内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v2-8692f00ff551ad628729475edc3bc4ec_hd.jpg
他专门给“浅黑科技”定制了一罐“无糖信息”版无糖可乐。。。

4 _* Y, W; d& O( u张瑞冬喜欢开车。其实整个这场聊天,我们两个大男人就是在他车后座上完成的。说到激动之处,手舞足蹈,车尾有节律地上下浮动。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很奇异。
7 a! K; x2 l3 K0 m/ X, e4 L8 _; v$ m* t5 L" x( B
我记得,夕阳西下,成都的好天气让金黄的阳光一丝不苟地透过车窗映在我们脸上。
% ~4 J) @& s* {( D) {; q" F, T2 @0 C0 V
临别前,我突然好奇地问他:“后来,你有没有去找过那个吉林通化的老教师?或者至少给他打个电话?”5 @4 }5 o: l: [4 F
% r; c, u+ T1 U2 e
“接通电话,我说什么?说我就是那个救了你的人?哈哈哈哈。。。。”2 E  O4 ^3 r9 C# Q! u
% m" T* p/ P$ C- E) g. S
他笑了。
0 @* t2 K: ?. M; b# y
/ e* T6 p+ y: b3 z6 u7 ~


心微凉 「龙战于野」 2018-10-28 20:51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费劲心思逗你笑的人,终究比不上你一见面就开心的人。

作者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史中,是一个倾心故事的科技记者。我的日常是和各路大神聊天。如果想和我做朋友,可以搜索微信:shizhongok
4 k# p, n& R0 Q! F或者关注微博:@史中方枪枪 @浅黑科技
7 i; O) N* A  d9 S# S8 J不想走丢的话,你也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浅黑科技”。
降临1994 「出类拔萃」 2018-10-29 16: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巴黎环抱的花海 「龙战于野」 2018-10-29 17:5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微机原理闹危机,随机过程随机过,实变函数学十遍,汇编语言不会编!
oaoen 「龙战于野」 2018-10-29 19:16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用户很懒,还没有填写自我介绍呢~

哈哈,可以。未来,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大事记|小黑屋|古黑论 网站统计

GMT+8, 2020-9-18 19:50 , Processed in 0.089150 second(s), 34 queries , Redis On.

© 2015-2020 GuHei.Net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